狗年

    翻过这一页满天的烟火,你终于出场、走出沉默,对着无人的旷野,狂吠:
    一个命运一道齿轮,一道齿轮一个命运,循规蹈矩,昼夜不息,静静地流转着时光;
    狗的世界,有禽兽的衣冠,呆萌可爱;人的世界[……]

Read more

破茧

太阳从山顶掉落
惊起一片飞鸿
老人从鸟巢走出
数着明天还有几个蛋
无须裂变也能立足

成功如同生命
破茧而出是它唯一的出场方式
老人浑浊的眼睛看到一片湿地
那是地球的肾
过滤着昼夜间的那些事儿
人间的那些空气
纵然可以让人们息息相关
却不能情同手足命运与共

落下的太阳
浮起的月亮
迷离的星星
为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