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尽信书不如无书”?

“尽信书不如无书”这里的“书”,指获准发行的刊物,并非《尚书》,并非其他未被允许流传的文本。从当前情形来看,人们身边的“书”几乎都有书号,已被授(绑)权(架)——就好比一个被(囚)告(徒)的话,你能全信吗?

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当然少不了读书,但是更少不了的,或许是对既有文字的反向思考。

6 thoughts on “为什么“尽信书不如无书”?”

  1. 阉割过的书不能信,而且有些书明显就有问题。我们心里要有个底线,触碰底线的书不能信。

    1. 阉割,好贴切的比喻,有些事实只存在于一些人的档案柜里,见不得光。是的,读书,不光知道,还要善于思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