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9.第39周记:9.26-10.2,沙坡头

9.26,周日,调为上班。上班有事做,才心里不慌。文印室的活儿,像往常一下,早上较少,下午较多。他的听课计划继续进行,通常在活最少的第一节课去听,听了回来开始处理微信里收到的打印任务。早上8点过,教科室TL发了个本学期第一次月考出题教师名单“我给说着星期二前上交试卷”,考试在即,看来这个周末文印室又有得忙的了。为便于联系出题老师,临时拉了个微信群,然后把中午完善好的试卷出题模板发到了群里。

9.27,周一。1)人们总是不喜欢按规则出牌,打破常规才更能证明自己的存在?开始陆陆续续地收到出题老师发来的月考试卷。一些老师按最近发的试卷模板来出题,一些老师按以前任意一个旧模板来出题,还有一些老师直接不用模板随意出题。对此,他只好在群里发消息说“学校年级统考试着出题模板,文印室只是常规性的义务性地提供给出题老师,至于用不用跟文印室没啥关系——只要教科室TL主任同意就行。”
2)买桌板。中午放学后,抓紧时间到街上溜了一圈,到街上常去的那家木板铺子花120元买了3小块桌板,因未裁切,先预付货款,让留个电话等取回的消息。

9.28,周二。1)是拖拉成(惰)性,还是人们的时间观念普遍不强?试卷未收齐,没记错的话,教科室TL通知的是“我给说着星期二前上交试卷”,可是今天已经是周二了,11份试卷才收到3份,这工作完成进度令人大失所望?其实未必,按放假和考试安排,周四中午放假,放假回来后第二天考试,试卷在周四中午放学前出好并发送到文印室都不算晚——TL的通知时限是留有余地的——TL事先已经知道人们的工作效率就是这样的LOW。比如,你想让3天之内完成的工作,在通知的时候你必须说成“必须在1天之内完成”或者“必须在2天之内完成”,不然,还真可能误了大事!
2)“和家亲”商城里买的路由器绑定过一次后被解绑,然后再没绑定成功。没收到木板铺子的电话。上次买回并设置好的天邑301路由器被孩子从“和家亲”里解除绑定后,他想再次绑定却发现总是不成功,心情有点不愉快。于是,中午或下午下班在家的时候,就尝试着重新绑定,尽管把移动光猫与路由器都恢复出厂设置N次,也在移动“和家亲”上尝试了N次,还是不成功,屡次屡败。:(感觉好无奈!

9.29,周三。1)“可是,我有课呢!”今天碰到了搞笑的事,一同到文印室,说想给学生印个练习题,于是发了个电子文档到文印室微信。他打开一看,是个WORD文档,A4页面,于是问那同事“是用A4来印呢,还是用8K?”人家回答说“用8K试卷纸吧!”他说“那你得自己调整版式,得自己排版了。”人家说“可是,我有课呢!”听后,他也有些无语了,因为开学时他就已经把修改好的“文印须知”发到了学校微信大群,须知里有提及“四、文档排版:文档若为电子版,请交印人自行排好版,文印人员不负责算式调整。”这个须知也在微信群里间间断断发过好几次,这同事竟然没看见。
2)取回桌板。下午回到家,天已渐黑,下班回家路上给木板铺子老板发了个消息“老板,好了没?”然后收到个消息“你待会过来拿。”然后,到家后,开车去木板铺子,取回店家按给定尺寸裁好的三小块桌板。铺在前面做好的铁桌架上,看上去终于有张桌子的样儿了——不足之处,是木板与铁桌架的连接没有固定。
3)对移动“天邑301路由器”有点失望了!今天继续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折腾天邑301,仍未成功。于是,10086咨询移动客服,本以为客服会像上次帮我解决“和家亲小黄人摄像头”怎么使用一样帮我耐心解决,结果是自己想多了。打过去说“我通过移动‘和家亲’APP商场买了个天邑301路由器,想咨询怎么添加绑定。”人家回复说“天翼,这是电信的,不是移动的,您找他们去。”然后,解释此邑非彼翼,客服才继续说道“你联系商城客服处决吧,打10086解决不了的。”再然后,只好打开移动“和家亲”唉屁屁(APP),找到“在线客服”反映了问题。在线客服最后让发送设备截图,需上报处理再反馈结果。于是,只好等了。

9.30,周四。1)否极泰来,碰到个好心老板了。准备给头一天买回的三小块桌板封边,中午骑小黄车到街上卖木板的地方咨询。先到的GW街边一家店,说是2元一米封条,另有粘胶,可手工粘,但是效果没机子粘的好。后到HSGJ外边一家店(也是同事ZTG介绍的)“大王椰”,这老板说有机子,可以帮着封边,问到价格时老板说顺带封就不收钱了。于是,下午把木板送过去,运气不太好,老板下午不去木工房,让他留了个电话次日等消息。好事多磨,他非常地想得开。
2)语言的掌握,还非得动口不行!学校早上上完课就放假了,从下午就开始享受七天小长假了,感觉还不错。傍晚时候,又找了些关于英语学习的视频,看了会儿,感觉要想基本掌握一门语言,除了意只要深入到位以外,还非得动口不可,语言本就是一门用嘴巴来表演和传达的艺术,不张嘴怎么行呢!天赋好的学一当十,天赋差的就只能学十当一天,一天学一点,一天进步一点,日积月累,不论哪种天赋,最终都能对一门新语言应用自如。

10.1,周五。1)七天国庆小长假,怎么安排呢?国庆七天小长假开始了,两个大的不用上班,一个小的也不用去琴行,真正的休假开始了,感觉整个人的心情一下就好起来了。从昨天开始,孩子就嚷着要去沙坡头玩,两个大的一直没有明确给出答复。今天早上,他试着请示领导,领导怒目圆睁“都玩过几次了,还去呀!”再细声问孩子,孩子说“就想去沙坡头玩,不想去其他地方玩。”其实在宁夏境内,除了沙坡头,能玩的景点还多着呢,比如银川镇北堡西部影视城、须弥山石窟风景名胜区、石嘴山市沙湖旅游景区等等。但是,对于大人而言,这些风景名胜确实有着相应的文化气息(即使经常去也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于孩子而言,除了好看,还要能好玩,能动手动脚的。比如石窟,看看就完事了,好奇心似乎得到满足了,但是手指头上的欲望却是按捺不住的,比如小孩可能更想能手拿个小锤子,去尝试着敲打这些石窟,想体验探险与爆破的感觉——但这是不可能的,风景名胜区是不可能允许小孩子拿着锤子去砸这些石窟的。每次计划出行前,首先都会确定是少区内,还是省区外一个大的范围,然后再搜索范围之内景区排名并先从网上逐个了解,然后才开始出发。而每次在网上逐个了解之后,孩子已然有了自己的选择,在宁夏,孩子最想去的景区就是沙坡头,没有之一。对于沙坡头,孩子似乎百玩不厌。
2)孩子的同学ZYQ找孩子玩来了,促成了他们的出游计划。放假了,大伙都起得晚(当然,头晚睡得也迟,晚上11点过才入睡),早餐拖到九点过,与午饭合二为一。吃过早饭,他看了四十分钟的以“English cartoons for kids”搜索出来的一个视频,孩子也在电脑上玩着小游戏,时间差不多中午11点过了,心想着出游沙坡头的事今天算是晾下了。突然,有人摁敲门铃,孩子跑到门边一看,原来是同学ZYQ找孩子玩来了。这ZYQ也是一贪玩儿的孩子,平时品性据孩子不时的表述中偏下,问过孩子也并不是特别愿意和着玩,但是这孩子似乎喜欢粘(缠)上孩子,有时孩子也表露出一些不情愿。知道这些情况以后,这孩子再未经事先预约就随时(有时甚至会在晚上九点摁门铃)过来找孩子玩时,他就悄悄地藏起了最初欢迎这孩子来玩的那种热情,而端着一副不冷不热的面孔。今天,也是如此。ZYQ来了以后,给孩子说是什么账号忘记了,需要孩子帮着在电脑里找回。他嘴上没说但心里早已一清二楚,肯定是游戏账号了。孩子给ZYQ说了一阵后就回自己的小屋去玩手机去了,ZYQ一个人用着孩子的电脑玩着4399的网页游戏。大约二十来分钟,他有些看不下去了,便把头转向ZYQ“ZYQ,账号找到没有呢?”这孩子说“找到了。”然后,她适时过来告诉ZYQ“ZYQ,是这样的,国庆节放假了,今天我们一家人准备出去玩呢,要不就不留你了”说完她走向放零钱的抽屉,取出5元零钱“这儿有5块钱,你打个的士回家吧,下次再来找我们家孩子玩,好吗?”于是,家里又恢复成3个人的空间。ZYQ走后,孩子跑过来问“妈妈,要出去玩吗?”她说“嗯,沙坡头,马上出发。”就这样,一个悬而未决的出游计划,在经过一个事件的触发后,终于决定了下来。可是,他总记得小时候爸妈常说过的一句话“出门要趁早”,看时间,已经接近中午12点了,如果现在出门,经过3.5小时的车程,到目的地已经是下午将近4点了,接近景区关门的时候了,玩不了个啥了。但是,晚走总比不走好,而且晚的话也有晚的安排撒!比如可以到了景区附近先找家宾馆住下,第二天清晨吃过早餐再到景区,时间可是比清晨从家里出发多得多了。想到这儿,他回复了一声“行”然后,再没说个啥了。
3)晚至ZW,找房真难!暮色降临时,才到ZW市区,街上的车流不是一般的多,一条夜市小巷子实在是人多、车多,人满为患,短短一段二百米的巷子,恁是开了十多分钟才开过去。把车停在ZW中医院门边的停车场上后,然后找旅馆。一问价格,也特恐怖了,一个标间动辄三五百!而且没有任何讲价的余地。没办法,她是省钱的主儿,就一方面实地挨个旅馆挨个旅馆地找,另一方面也在CTRIP.COM上找,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找个N家以后,终于在网上找到一家旅馆,说有个物价房还空着“两张床,170”。一对比前面三五百的价格,他们二话不说,像抢购似的立即在线付款。然后,立即走回停车位,重新导航,朝刚预订好的那家旅馆开过去。到了一看,JS大酒店,仍在鼓楼附近,排场也与其他酒店差不多,心想这特价房应该还行吧。于是,赶紧办手续拿房卡上楼,屋子在楼道的左侧尽头,打开门,里面果然如在网预约时所说的“有2张床”,床还是比较通常的标间床偏小一些,除床以外,唯一的物品就是一个估计是从二手货市场花十元钱买回的一个有些摇摇晃晃的三层小茶几了。而且房子非常的小,感觉只有不到四张床的面积,因为不论是从床的长面还是短面都无法再增加一张床了。洗手间,是在楼道这头的一个公共洗手间。进屋后,感觉有人休息之处,已经很不错了,而且洗手间在屋外,也比较宽敞,还不影响屋内的空气,多好!然后,休息,计划第二天早上睡到自然醒。

10.2,周末。1)特价房之所以特价,……。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就听到门外就隔一个过道距离的公共洗手间就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人声和水声。原来,这间房正因为是位于楼道的尽头,而且是在公共洗手间的旁边才“特价”的,可是在公共洗手间附近(或者说与公共洗手间离是很近)这个信息,在她从网上预约时店家好像是没有事先告知的。第二天早上没睡好,感觉有些郁闷,但是想想住这个特价房也确实让他们少花了一二百块钱,也就不再多想了。
2)在路上。三人收拾好物品,退好房,已经九点过了,在鼓楼附近找到一家饭馆,早餐午饭又合二为一了。吃好饭,买了些吃的喝的,放回车的后备箱,再导个航,目的地“沙坡头”,向沙坡头进军!今天天气还不错,天空晴朗,蓝色很多,白云朵朵,去沙坡头的路上,车流不是一般的多。不过,他们懒得跟那么多的车抢道抢速了,他们基本一直在慢车道上,不紧不慢地开着,反正距离也不远,也无所谓了。中午11点42分,景区入口处检票,美好的天开始了!
3)先到黄河区。100元缆车与飞索,200元的蹦极,然后在滑沙中心玩沙子。
4)后到沙漠区。在黄河区玩的几个项目,都需要排队——花费了相当的时间,以至于玩完黄河区,时间已经到下午四点二十几了,一看还剩下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而且是在下午太阳也没有上午与中午时大,就决定乘摆渡车到沙漠区玩玩。这次到沙漠区,也像前两次一样,没有乘骆驼(100元20分钟,这次领导也同意,但是孩子就是不想玩),这次仍是全程自由玩,在沙坡上疯跑,挖沙子,翻滚,看沙坡上的小虫子爬行等等。
5)天上有个飞的!玩着玩着,看到天上大约百米高度有个航拍无人机飞飞停停的,心想是哪个游客带来玩的吧,但是一看时间是下午六点过了,天色在渐渐暗下来了,感觉应该是景区工作人员用来察看游客剩余情况的,而正在此时,也隐隐约约听到沙漠区入口处有工作人员在大声喊着“时间差不多了,请大家准备返回吧!”穿上鞋子,来到沙漠区入口处先前下车的地方,看到摆渡车车灯亮着,感觉很明亮的样子。乘上摆渡车,回到黄河区先前上车的地方,夜幕终于降临了,经过滑沙中心,下坡来到黄河边的人行道,夜已经很浓了,游客也已很少了,而且基本是朝向景区入口处走,而少有往景区里面走的。看来,今天,他们玩得算是够尽兴的了,从早到晚,这门票花得也算值了。
6)和孩子玩沙的时候,一游客好心帮着拍照。他和孩子在玩“挖沙埋人”的游戏时,被一个游客看到了,觉得好玩,就帮着拍了个全程照,然后加微信发给了他!后来一问这游客是邻近GS的PL过来的,哈哈,看来每个景区的游客,最多的还是当地及邻近少省区的,占了相当一部分,越远省区来玩的人也就越少。
7)看到一个房车。回到景区门票大厅,乘摆渡车回到P3停车场,看到早上十一点过的密密麻麻的车已经基本了无踪影了,剩下一些也逐个亮灯开走停车场。在他们找车的时候,发现一个中型房车,车上车下好几个人,忙忙碌碌,吃着烧烤,感觉好温暖、好幸福的样子!
8)住在ZN,“这次我们捡了个大便宜了!”算了下时间,直接从景区开车回家的话得开三个多小时,接近4小时的车,而且是在晚间,感觉不太安全;继续在市里找家旅馆住下的话,价格定然不会便宜(今天才是七天国庆假的第2天呢!)于是,经过商议,决定把车开出市,开到回家会经过的一个县城ZN,而且也就40来分钟的车程,计划在ZN住一晚,次日再回家。晚上九点40,车到ZN,并找到一家旅馆住下,然后,在旅馆附近找到一家仍在营业的拉面馆吃了点东西,再然后,回屋休息。值得一提的,是这家旅馆一个标间120元,除自带卫生间,有一个电视长桌及大屏联网液晶屏电视以外,还有3个沙发、1个茶几、一个方桌、无密码房间独立的WIFI,配置除了全面以外还都比较高大上,就连一次性拖鞋也比在市里那家旅馆给的厚实多了!按孩子的话来说“爸爸妈妈,这次我们捡了个大便宜了!”

小结:本周7天(上班4.5天,在家休息1天,出游1.5天),收集整理月考试着,继续折腾定制的电脑桌和有“绿色上网”功能的路由器,到沙坡头去玩,感觉忙忙碌碌的一周,感觉在时间的刀口浪间穿梭,感觉同一个时间里,做了很多类型不大相同的事情。

12 thoughts on “889.第39周记:9.26-10.2,沙坡头”

    1. 有啥好羡慕的啊,我们也只是去了个沙坡头,然后两天后回家,再哪儿也没去呢。其实想去的还有青海,只是口袋里的票子不多:(

    1. 还是种慢性病,隐性病,不易察觉,等人们察觉时,似乎已经病入膏肓了。。。

    1. 其实第一次也是两眼一黑,就被推下去了。第一次是带着10岁大的孩子一起玩的,孩子说“爸爸,你别怕,我先蹦,有啥感觉蹦了再给你说!”这次算是第二次蹦极了,哈哈!上次是仰面被推下去的,这次是睁着眼俯冲下去的,感觉没有那么恐高和害怕了。

    1. 出了个县,感觉一路通畅,没有检查。
      只是昨下午回家,下高速时,被路口交警车拦下了,说“你们超速10%,罚款50,记3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