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3.八月天

属狗,36岁,一直租房。

搬家
8月4日,从西湖小区52号楼搬到19号楼,那是一个矩形两个直角长边的位置。搬家从8月2日开始,东西不多,却花了整整两天半时间。前次租期4个月,本次1年。东西安置妥当后,他与妻子、儿子坐在桌旁椅上喘气。他望着妻子,妻子望着他,满的疲惫;儿子脸上则累得通红,头上直冒汗珠……。
当然,请搬家公司的钱有,但是,请搬家公司的心没有,他们一直勤俭持家,能不花的钱尽量不花。家里的东西,硬件上,大多是破旧的床和桌凳,多数还是学校淘汰下来的;软件上,多是衣物,书,和网购的一些用品。请人搬,首先会花掉几百元,其次多少有点丢人现眼的感觉。况且自己家里还有辆5座新款捷达和一辆4轮4座的电动车,搬家距离也就从一个小区一头到另一头的距离——并不算远。一家三口,辛苦一点,来回多跑几趟,拿出蚂蚁搬家的精神,其实也不是回事儿。
新租的房110平米,比前一个多出20平米(一间书房的空间)。房间结构与前一个相差不大,因为同一个小区,也就几种面积的房型结构。所以,搬过来后,大家很快就适应了。安放厨房用品、洗衣机、书桌、电脑桌、餐桌的过程中,他突然有一种此前搬家没有过的感觉:家的感觉。以以前租房通常只租1间,什么东西都在一起,拥挤惯了,也没什么异样的感觉。而这两次租的是楼房成套的居室,家的布局和家的感觉十分明显。这种感觉叠加起来,便成了一种责任,家的责任,“栋梁”的责任,一个家,必须要有栋梁,而这栋梁是什么?自然是他和他的妻子!儿子则是他们精心呵护下的幼苗。

锻炼
说句实话,在单位,他们都是勤奋工作、任劳任怨的类型,工作上比较认真,也愿意在上面花时间;而在体育锻炼上,他们真的很欠缺,至少与四分之一以上的同事相比,他们仍在消耗着年轻时的资本。而此时此刻,当这种家庭栋梁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们才意识到在工作之余,必须抽出时间恢复类似大学时一起到操场上到郊外森林公园的那种体育锻炼,使身体更结实,使家庭栋梁更坚固。
站在时光之墙的背面,他其实也像其他一些在外打拼的人一样,能清晰地看见千里之外的故乡,双双年逾六十的父母,不也在那里坚守着一个“家”吗?那是传说中的“老家”。父母虽然年龄上没有了优势,体力上没有了竞争力,但是他想父母在精神上一定是硬朗的:希望三个儿女的生活平安、幸福。
老家,有父母撑着;小家,由他和他的妻子撑着,老少人家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就像闲时观看的电影一样,一幕幕的,从记忆里翻过。

手机
8月10日,在放暑假回老家的妹妹的建议下,他给妈妈买了部智能手机,妹妹给手机安装了即时通讯软件微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