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5.第32周记:8.8-14

8.8,周日。1)暴雨。凌晨零点15分的时候,被一阵震天动地的雷声惊醒,厢房二楼靠近走楼这边门没关,风带着雨斜着屋檐吹了进来,落到脸上,起初是凉凉的,也没在意,然后雨点很快变大,风也很大,感觉有些冷了。于是,起身,借着闪电看见屋檐水已经好大了,外面狂风骤雨,而脚下,水已经从走楼流过来了——他赶紧着上门,然后打着手机手电筒,下楼看其他房间是否有漏水。来到客厅,感觉风超级大,这不正常啊,风从哪里来的?朝风来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大房子靠近厢房客厅的一门开着!“糟了,钢琴还在大阑槛上靠近这扇门放着!”他摁亮这屋子的灯,赶紧跑向钢琴,发现琴键上已经全湿透了,斜雨成细流了!他赶紧把钢琴抱进屋里,把钢琴键朝地支架朝天放着,希望进去的水能慢慢倒出来。此时,他心里默默祈祷“三千块钱的东西啊,千万别坏了!”
2)走亲戚。今天8号,又是一个赶场天(每月的3、8号赶场,5天一场),他们预计14号离家回学校,因此这是暑假在老家的最后一场了。他得去完成一件思虑已经的事情,就是看望一位读中学时在校外租房时的房东,他就住在镇上距离老车站大约200米的位置。听家中爸妈说“你伯伯家房子又重新修过了,看你认得到不了。”记忆中,伯伯家的房子最初是一座土墙房,在车站往县城方向的路边,与路平行,一共三大间——中间装有香火墙壁,放有火炉,当作厨房和客厅使用;两头分别为卧室(储藏室)。读中学时在伯伯家租住了一段时间,当时与伯伯家唯一的一个孩子JP(儿子),还有个远房的哥哥YQ住在房子的一头。后来,YQ中学毕业了,他的堂弟XJ也租进来了,他们一起住了一段时间;后来,XJ初中毕业走了,高中时间同村一个小叔叔住进来了……在这位伯伯家租房,前前后后好像4个室友。后来,上大学、毕业工作后,就很少到伯伯家了。好像是2009年吧,伯伯把土墙房子推了盖了个农村造型的木房。住了8年后,又掀了,盖成了多层的砖房——也就是这次他见到的样子。今天,中午十一点钟的样子,太阳渐渐大,孩子也只想和孩子太与姐姐呆在家里,于是他与她计划步行到村中那条主路打车去街上,后来到了主路时,其实已经走了一半的距离,他说“要不咱们继续走吧,不打车了?”她看了看她自己手臂上的肌肉“行!”于是,他俩继续沿着那条最初步行到街上的老路,穿越桃树林、西瓜地,朝街上走去。一路上,偶尔会发现有果农在路边设摆卖刚采摘的大个大个十分香甜的桃子,或是会发现一辆小货车在西瓜地边正在把地里的西瓜往车上装……如此看来,早于秋季,夏季已然成为另一个采摘的季节收获的季节了!一路上,她唱着最近刚学的歌曲《成都》,他则边走边拍曾经无比熟悉而今面目有些非的风景。大约两小时后,他们到达街上。正准备走进一家百货店时,看到伯伯一手拿着个烟斗一手拽着个烟袋正在另一家店门口与人聊着天。他看了她一下,然后过来先与伯伯打个招呼就离开了。不一会儿,他提着两件牛奶,再次走近伯伯,然后伯伯引路,往伯伯家去了。快到伯伯家时,他发现除了路边那两栋砖房的第一层和边上上坡的步行小道没有变以外,其余的全部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了。如今砖房四层,伯伯住在第一层,另外几层都已经卖了出去,每层卖了十多万的样子。房间整体布局是一个长方形,入户门在长方形中间,进来后靠边为一条走道,然后另一边分别是三个卧室、一个洗手间、一个厨房、一个客厅。客厅位置是靠公路的这一边,它一角堆满了东西,客厅俨然兼着一个储藏室的功能。看着这摆放,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房间还算是比较整齐的了,哈哈!伯伯,伯妈虽然年过六七十,但是精神状态还不错,他和她在伯伯家呆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就离开逛街去了。
3)逛街。来时走路,回时想坐车,今天爸爸上街摆摊理发,他与她想下午等爸爸收摊后坐和爸爸一起坐车回家。于是,逛街买了一点东西,就先送回爸爸理发的地方放着;然后,再取买东西或是取快递,回来放好,看时间还早,又继续满街瞎逛。饿了,就在街上(下街皮匠街)的最热闹的路段找了家粉店吃了碗粉……直到下午五点,终于等到爸爸收摊,才一起回家。
4)各是各的,人情债不应抵消。回家后,妈妈提起他与她去伯伯家的事情,爸爸有点儿生气“哼,他(指伯伯)家JP都没来看过我们,牛奶,一件就够了,还两件?JP家两个都有好工作——像你们这样大手大脚地花钱,房款哪个时候才还得清呢!”(注:JP从小就拜给了他你,称作“干爹”或是“保爷”)他想“JP没来看望父亲”与“他去看望伯伯”是两回事,各是各的呢,是不应该视为有较多关联的。但是,看着爸爸正不高兴,他随便说了声“各是各的呢”就再没说啥了。

8.9,周一,晴,阴,细雨,阴。1)这才像这儿的天气。早上,天色灰蒙蒙的,不一会儿还下起了细雨。她在灶房边舀水缸里的水洗碗时看到了,随口一声“对了嘛,这才像这儿的天气!”关于贵州的天气,地貌,有种说法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尤其是冬季,在贵州的一些地方基本上是见不到一个太阳的——整个冬季太阳都被厚厚的云层档着。
2)给加水凳子加固。早饭过后,他把头天从街上买回的四个合页找了出来给后面做的那个小木凳子加了固,然后就等着后面从某宝上下单的另一块带套沙发海绵垫了。等这块海绵到了以后,一长一中长一短三条木凳子的三块带套沙发海绵垫也就都齐全了。
3)下午面食,尴尬了。下午,她先翻着手机,然后翻出碗柜顶上的两小袋用胶纸又包了一层好像是一年半以前他们回老家的时候买的面粉(一小袋是低筋,另一小袋是高筋),把低筋的一袋面粉全部倒进盆里,用烫水和了起来。她说“我要学做饼子,做给你们吃!”他一听,应了声“好啊!不然面粉都可能会被放坏的。”后来,她给他说“我发现面粉有点奇怪的味道,里面还有几只黑色的有一双小夹子米虫……”他想,应该还没坏到不能吃的程度,于是,说完就自己去灶房烧水准备洗妈妈从烤头上的木架上取下的那几块腊肉去了。结果,也正如预料当中的样子,她做饭一向很细心,锅碗瓢勺洗了一遍又一遍,和面也是不紧不慢揉了又揉的(很花时间),看着天色越来越暗,而她的布置都还没和好,菜也没准备好,他洗好腊肉后只好过来帮忙了。他过来,建议改做面条,这样比饼子、汤圆那些更节省时间,看着时间已经新闻联播都快过了,她也只好应了声“好吧。”哈哈(此处为苦笑)!
4)催债。17年的某一天,他接到一亲戚电话然后借出了两千,当时这位亲戚说的是“过几天就还你哈!”如今四五年了,还一分未还,偶尔回老家碰面也只字未提。如今,看到自己的爸妈还在每天在外拼命干活,自己这两千可相当于妈妈在大棚里一个月的工钱呢!头顶着烈日,每天在闷热的蔬菜大棚里干活八个小时,才能换回80元的工钱。自己如果不去把这笔债要回,实在于心不忍。于是,昨天下午就先通过手机短信发了个收债的消息。直到今天下午也没任何回复,也只好直接打电话寻问了。接通电话后,这位亲戚倒是爽快地承认借过这么多钱“哥哥,我记到起的,只是手头真没钱,要不有了我分两次还吧?”他说“行的,过几天我就回学校了,要不你方便的时候就还到我妈这里吧。”

8.10,周二。1)开上电瓶车进城寄包裹。早上,孩子的公和太陪着孩子练了会儿钢琴;早饭后,他把钢琴打包,她开车两人一起去县城,准备把钢琴物流回学校,还有一些小件考虑上路上带着实在麻烦也到邮局发了平邮。电瓶车往回走的时候,到石林的位置电没了,就在路边一家小商店(小餐馆)充了半个小时的电,他俩则吃了个凉粉,店主也就没再收电费了。然后继续往回走,到凉水井的时候电又没了,于是老办法——在路边找了个商店(小卖部)充电,他则在店里买了两根鸡腿,店主也就没再收电费了。在后面这家呢,原计划只充半个小时的(用下午6点50到7点20),他俩坐在店门口干等着,感觉时间过得真的慢,于是俩人就走路到大约一里路远的街上逛了一圈,主要动作是“她要找个公共厕所”,等慢吞吞地逛了回来,天色已晚,估计充了整整一个小时。有了一个小时的电,心想剩下的4.5公里到家应该不是问题了,但是为保证一路上尽可能节省用电,电瓶车电灯都没开,她瞪大眼睛开着车——想着刚从县城出来,遇到爬坡时,她俯着身子(说是要减少阻力)开车的样子,他就觉得好笑。结果呢,车开到离家还有大约100米远的一个小上坡的地方,车爬不上去了,他赶紧叫她“快踩刹车!我先下车!”。他下车后,以为车能像前面屡试不爽的那样,可以继续困难上坡。结果,车还是不动,甚至有刹车不管用车在倒退的迹象,于是,他赶紧双手扶住车的后门,鼓足了力气往前推。终于,车开始慢慢往坡上爬了,好在这个坡不长,也只有四五米的样子。哎,过了坡,就是一小段平路,她一人勉强开到了院坝。电瓶车进城一趟回来,还真不容易!
2)“我今天有空,给YY把头发再理哈。”中午准备离家进城的时候,在炉子那间屋(农村人家的“客厅”),他父亲压低声音给他说“XK,我今天有空给YY把头发再理哈,你喊哈YY,我喊不动。”于是,他上楼,找到正在玩手机的YY:“嘿,过来,跟你说个事儿‘到公那里,公帮你理头发,一会我给你买好吃的来。’”于是,经过一阵讨价还价(他答应给孩子5包辣条),孩子终于肯下楼了。于是,在他俩开车经过厢房边竹林路边时,看到了父亲拿着充电式的推子,围着孩子转圈圈,正在给孩子理头。
3)给孩子的承诺。天黑回到家,孩子跑到他跟前,用像只贪婪的小狗儿猫一样的眼神望着他。他打开单肩背包,先取出两个烤鸡腿“来,这是给你和你的JJ姐的”,然后再取出在城里寄包裹的那个邮局附近农贸市场边上的一个小卖部买的两袋辣条“还有这个,也是两袋”——“哇!爸爸你说话还真算数哈!”孩子高兴地拿走了。其实,这家伙哪里知道,这两条麻辣条是他硬着头皮挨着她的骂买下的“哼,知道麻辣条对小孩不好,你还答应给孩子买!还想买五袋,最多只准买一袋!”见此预料中的情景,他只好降下音量“要不这样,买两袋,家里的两个小家伙一人一袋?”“好吧。”看到他都这样低三下四了,她似乎于心不忍也只好“恩准”了。至于那买鸡腿和吃凉粉的事,如果单单在人家店里充电,不承诺付个电费什么的估计人家也不太情愿允许充电,他也只好喊道在人家消费一次了——如此一来,充电就是免费的了。
4)街遇老同学之父。镇上有个免费的“找公共厕所”,就是以前曾经热闹一时的烟叶收购站的厕所,如今烟草站关闭已久,而厕所却一只没有封闭,默许附近知晓者使用。这个厕所,其实他是没有记忆的,于是曾经好奇地问过她“你怎么知道有这么一个免费的公共厕所的?”她笑着说“有一次和妈妈上街,妈妈给我说的。我就记下了。”这个厕所在街道边上往里走大约四十米远的位置,因为忍不住这厕所门口的味道,他就到街边等着。突然,从街上过来两个大约六十多岁的男人,他仔细一样,其中一个的样子似乎在哪里见过。等走得再近些一看,原来是邓叔叔!邓叔叔的两个儿子是他读中学时比较要好的两个同班同学。在他认出邓叔叔的同时,邓叔叔也几乎同时认出了他“你是WY,WYK吧?”他赶紧走下街边上的两步石阶“是呢,邓叔叔还好吧?”于是,他们聊了一会,邓叔叔问了他工作在哪里,工资多少,多久回次老家之类的。他也问了邓叔叔的两个孩子的情况,知道了这两个要好的同学如今都去了深圳,开公司创业打拼去了。这两个同学,一个叫DZL,一个叫DKG,遥想当年,一个成绩与他差不多,一个成绩比较好尤其是理科。如今,两个一起联手去东南沿海打拼,凭这两兄弟的智商,应该混得还不错吧!这位邓叔叔,曾经是在老车站卖包子,而他读中学时从租房的地方到学校也每次都要经过邓叔叔摆摊子地方,邓叔叔家的包子也是他最喜欢吃的包子。如今,从邓叔叔口里得知,邓叔叔也退休不干活了,现在每月有大约两千的退休金,日子过得很不错。

8.11,周三。1)晨忆往昔。早上,耳里淅淅沥沥的声音时有时无,以为是在做梦,可是又分明觉得已经没有了睡意,于是尝试动了动身子,发现眼睛确实是睁开了,原来自己真的醒了,不是在做梦,窗外确实下着小雨。起床,来到门口栏槛上,远处是灰蒙蒙的山林,近处是绿油油地田地,而屋檐边上的入户电线上则间断地挂着晶莹剔透的大颗大颗的雨滴。“这才像这儿的天气”,好美,好凉爽的清晨啊!他习以为常地取出笔记本电脑,放到炉子那间屋没生火的炉子上,开始回忆并存档前一天的所见所闻与所思所想。2)“另一头猪也不吃潲了!”没敲几行字,就听到爸爸在院坝里对妈妈说“好的那头猪也不吃潲了,要不,找人来把两头猪一起杀了?”妈妈的声音小些他不听清,却只见爸爸朝屋后幺爸走去——估计是去找幺爸商量。再没过多久,寨上的一个表伯进屋了,然后一个表叔也来了,还有……。他在倒水的时候,爸爸朝着他喊了一声“去,把屋里那棵杀猪凳搬到院坝边!然后你和YJ去街上买个冰柜回来!”再后来,就不必赘述了。听父辈们说,最近村子周边陆陆续续有农户家里的猪生病,而且治不好。
3)“你们是买来装猪肉的吧?”。就在家里杀猪的时候,他俩开着小三轮电瓶车上街买冰柜去了。总共进了两家卖家电的店,一家是在老车站附近,一家是在农贸市场外面。前一家是女店主在家,进店后,就单纯谈了价格,性能。后一家是男店主在家,进店后,得知他们是来买冰柜的意图后,就直截了当来了一句“你们是买来装猪肉的吧?”OMG!他们还没开口,店老板就猜出买冰柜的原因,牛啊!接下来,就是聊了些冰柜价格、性能以及猪生病的问题。其实也不是老板真的很“牛”,而是“猪生病而且治不好”已经越来越普遍了,就像“猪瘟”一样,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大夏天,与此想着的冰柜老板自然更是比普通人更为在意了,因此,只要进店客人一进店说想买冰柜,店老板八九不离十的都能猜对。你想吧!大夏天的,一看就是农民装扮的客人,又不做生意,买大容量的冰柜干啥呢?店里一个一格的冰柜正在安放,店门外还有几个等着入库,“店里这个货是刚到的,外面那个还没开封呢!”在他们在里面看冰柜时,老板反复强调这个信息。
4)领导是谈判专家。最后,标价2180的冰柜,她参照他们上街前在某宝上的价格行情还价1500。老板说“太少了,要不这样,1800,别人都拿得,你也拿得!”她说“这样吧,1600,你们不送我们自己运?”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1680元成交。他参与了冰柜的购买,但是在“还价”环节他遵循上街前与她的约定“价格由她来谈”。从今天这个情况来看,如果换作他,可能最后成交价就是1750,或1700了。

8.12,周四。1)拉猪儿。正在吃早饭时,塘湾三叔过来找了,他的爸爸赶忙招呼“快来,吃饭——”他去厨房取酒杯与筷子。接着,听见三叔说“三哥,帮我拉哈猪儿。”他的爸爸问“怎么了?”三叔有些无可奈何地回了一声“我家猪儿也不吃潲了,干脆杀了算了!”。
2)上街取快递。下午,送妈妈到大棚后,就顺道上了一趟街把他与她的快递取了回来。在经过农贸市场时,顺带买了些凉拌菜和新鲜小白菜——这样便解决了家里两个小孩可能不喜欢吃这种非正常屠宰的猪身上的肉的总是也就解决了。
3)过路的暴雨。在车刚到农贸市场的一个入口处时,突然天降暴雨,她把车尽量挨着市场边停,然后两人两三步跑进市场里,衣服才没被雨淋湿。天公也爱开玩笑,他俩买好凉拌菜和小白菜,然后走向停车的位置时,突然发现刚才的暴雨已然停了,前后估计不超过十分钟,暴雨骤来,而后骤停,应了那句话“来亦匆匆,去亦匆匆”。
4)熬油。本来这一天,他父亲计划熬油的,后来因为帮三叔拉猪儿这活就放下了。可是大夏天的,此事不得耽搁,于是,他来到厨房先洗净灶上烧柴火的那口锅,准备好菜板与菜刀,然后来到放置冰柜的屋子打开冰柜取出板油和水油,准备熬油了。后来,因为时间有点儿晚,只熬了那盆板油,而剩下的那盆水油计划次日再熬。

8.13,周五,晴。1)路边猪粪何时了?前天(8.11)自家的两头猪病倒了,昨天(8.12)附近三叔家的那头猪也病倒了,一连串的事情禁不住的让他再次想起那堆猪粪,塘湾距离塘坎附近50米处公路边一堆放置了大半年散发恶臭气味的猪粪。关于猪粪需要清除的问题,前后已经有乡亲向村组反映,而且反映了多次,希望(要求)尽快清除,结果呢,猪粪仍在。他也是反映此问题的成员之一,那是上周六(8.7),他通过微信向本村村委工作人员H某反映了“塘湾附近猪粪恶臭等待处理:在塘坎西南方向大约50米远的水泥硬化路边,有一堆散发恶臭的听说里面有死猪儿的猪粪。放了好久了,乡亲们也给村民组长W某反映过了,没处理;后来也给你们村里反映过,你们还是把‘皮球’扔给村民组长W某,说找他处理。结果,组长没处理好,你们也没再过问。/一堆坟头大小的猪粪,堆放在离饮用水源只有50米远的硬化公路旁边,堆放大半年了,在保护水源和防疫的关键节点,后果有多重要,想必大家都是清楚的。而且,最近村子附近陆续有猪生病,这不是巧合吧?希望问题能引起村里重视,尽快妥善处理……”,而H某也有回复“我村委会将在下周之内完成对臭粪的处理,以及其他涉及环境情况的处理!”在此,他认为的“下周”时限应是“周日”至“周末”,即8.8–8.14。按照这种划分,今天是每周五个工作日的最后一天,明天则是本周七天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本周只剩下周五、周末两天了,那堆猪粪的清除工作似乎没有一点儿动静,这究竟是咋了?
2)“12345”后,镇上来人了!明天(8.14),他就要离开老家回工作单位了,而且,明天也是村委工作人员H某承诺清除猪粪时限的最后一天。猪粪不清除,他心里不安,他希望在离开老家之前,看到猪粪的事得到妥善解决。因此,早上九点过,他拿出手机果断拨打了竖立在塘坎边上水源保护标示牌上的座机电话,接线员女声“这里是猴场镇政府”,问清情况后让打综治办座机。他打过去,提示“此号码已停机”,于是再打前面个座机,告之,她给了个手机号(188******05)。运气好,没占线,打通了,男声,说明情况后对方言简意赅地回复了一句“直接打12345(QN州12345热线平台)吧,由上面建立工单分派下来处理”。于是,他在手机打电话界面摁下“12345”,他反映完情况,对方让他保持电话畅通。十一点二十八分,他正在院坝边一边散步一边与妹妹在微信上聊着猪粪这事,突然,他手机响了,是一个手机(133******42)打来的电话“我们是镇上的,那堆粪在哪个位置?”他抬头一看,对面山的那边(兰敖田)那里开过来一辆车“请问你们过来了吗,我看到前面有辆车?”那边回话“嗯”。于是,他朝那堆猪粪走去,没过两天分,镇上那辆车到了,车的侧面有个椭圆的标示贴,上面写着“公务车”。四个人(三男一女)下车后,朝这堆猪粪走来。下车后,他们先拍照,向他询问关于猪粪的一些具体情况,他统统如实告之。然后,村民组长(他的幺爸)也到场了。镇上人最后的处理办法是:镇上的人让村民组长明天(8.14)找车把这堆猪粪拉走,如果放置人有意见就让找他们镇上。而组长也干脆,“行,那我明天找车拉走,人家要是有意见我就说是‘是镇上来人安排的’,拉走后,我还会拿水把堆粪的位置冲洗干净。”相对于“用塑料胶纸盖压住,到种田时季由放置人运到地里种地”这样的处理安排,他比较满意。就在这四个人离开前,其中一人还给组长说“以后这些小事就不用打12345了,直接找相关责任人处理好就行了”。末了,那人还问了句“今天这12345是谁打的?”在离开时,他已告之“就是你们镇上综治办的人让打的呢!”后来,在与妹妹聊到这里时,妹妹发了两条消息“12345不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吗?不打这个,打啥?”“打人吗?”看来,属虎的人,脾气就是不一样。当然,想到这事作为村民组长的幺爸(后来家父让往后称呼“LL叔”即可)有些尴尬,他看着他们说了声“作为村民组长,我的幺爸确实也很为难”后就也离开了。那么,关于这堆猪粪的处理结果应该是毫无疑问了,就是由幺爸找车拉走,时限最迟明天天黑之前。咱们拭目以待吧!

8.14,周末,小雨。1)踏上返校的行程。早上起来,他和她带着两个孩子(自己的儿子和一个外甥女),离开老家,踏上了回学校(顺路送外甥女回XY)的旅程。坐着粑粑开的车经过塘湾塘附近那堆猪粪,发现粪边停了一辆车,还有几个人,一问得知是准备清除猪粪,看来,昨天那辆公务车的执行力,还是有的。
2)路边猪粪终于了!今天,中午十点零五分,他接到爸爸的微信视频“那堆粪清除完了。”听到这话,他心里终于不再纠结了。看来,有些小事,只有拖长了时间,经过时间的酝酿,慢慢变成大事,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妥善解决。而正义者的立场,一定要有所坚持,到了一定的时点,自然会占到上风。
3)人在旅途。中午九点二十,车至WA县客运站;下午一点三十,车至GY客运站,然后转至HX,在HX客运小站边上的一家餐馆“福建千里香馄饨”吃过午饭后,他就把外甥女送上回XY的班车上,而他们三人稍作休息后便乘车前往GY机场。下午三点十七分,外甥女到达目的地,姐夫早已在那里等着了,外甥女终于安全到家。晚上十点三十五分,走出GY机场候机大厅,登上返回YC的班机。

14 thoughts on “865.第32周记:8.8-14”

  1. 同样对猪瘟很好奇。你们这阵就不吃猪肉了?还是照吃不误?如果要躲过这段的话,这时间又应该是多久呢?

    1. 大致的博客进入“维护模式”,是厌倦了吧?这一年,mydes.top(逆时针)关了评论功能并停更、qtwm.com(尺宅江湖)关了评论功能,现在你的pewae.com(破袜子)也进入维护模式。。。有人说现在写博客的主要有两类人:码农和文艺党。。

    1. 跟几年前的猪瘟很相似;这次12345以后,来的五个人中就有个是畜牲部门的,从谈话中了解到他们对此是知晓的,只是跟老百姓一样束手无策:(

      1. 我们这辈人好像都如此,在外奔波,偶尔回老家那么几天,总想把一年没来得及做的事情在几天内都做完,帮父母分担一些~

  2. 这一天天的,过的真充实,其实还真挺羡慕老师这个职业的,俩口子都是的话就更棒了,最起码能有回家陪老人的时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