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9.第28周记:7.11-7.17

7.11,周日,晴。1)坐上火车去西安。经过8个多小时火车上的颠簸,早上8点过到达所谓的“十三朝古都——西安”。出站后,发现车站正对面有一座城墙造型的建筑,侧面有一小门,门上写着XXX博物馆入口。车站对面的一块,看起来与印象中的存档有所不同,而且地面也铺了一些凝固并压平的碎石子,看起来很时尚(、西华)(叫现代化?)。考虑到行李中带了许多牛奶,而晚上又不让带进飞机场,想到前晚在GY火车站前等车时在车里看的那个王宝强与徐峥演的电影《人在迥途》,他与孩子决定先解决一半牛奶,于是就在西安火车站前的园林长凳上玩喝牛奶比赛的游戏,他看着孩子说“来,咱们开始喝牛奶,你喝一袋,我就喝两袋。”于是,孩子也傻不溜秋儿地喝了三袋,轮到他了,勉强喝了六袋。孩子一看,不服气“爸爸,我想再喝一袋!”一看孩子那肚子,其实关键是他自己也不是大锣鼓、海阔天空的那种,于是回话说“孩子,咱们差不多了,不能再喝了!”
2)参观兵马佣。他们过出园林,来到街上,打了个车,就直接往秦始皇陵兵马俑去了。“我的个天,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挤人、人山人人海吗?!”时至下午,头顶那可是正二八经的艳阳高照,景区入口游客排队已连成了长龙,进去以后,发现有好多的团队旅游,尤其是在那3个坑里,简直让人怀疑步入的不是景区,而是用人体的腿做成的一片竹林。OMG,以后到这种场合来参观游玩,看来还真得避开旅游出行高峰期,否则,不是旅行散心,而是在进入一种“鬼屋”,让人不寒而栗,让人难以呼吸。逛到3号坑附近时,有个VR影院,68元20分钟,他们仨买票看了会儿,头可以上下、左右360度旋转观看,在VR之下,关于兵马佣的介绍真是壮观极了!在游玩的时候,她特别担心孩子的安全,于是一如既往地时时处处提醒,而这个小家伙,似乎不领情,总喜欢认为“我已经长大了,妈妈你为什么老是要管我要逼我?”以至于他的游玩心情也有点儿变糟了。后来,因为这个家庭三人小团队的不团结,他和她竟然把孩子跟丢了。他心想,这个小家伙十岁过了,应该知道借人电话打过来,不会有啥事的,而且还是大白天的,还是在禁止用车的景点内部。她则慌了,还去找了警察。后来,他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人的号码,他怀着满是期盼的心情摁下接听键,那边传来孩子的声音“我是wcy,我借的电话打给你……”他赶紧问:“那你现在哪位位置?”孩子说:“3号坑门口。”“好!那你哪也别走,就在门口等我!”挂了电话,他赶紧给她打了电话说了孩子的位置,然后两人赶紧朝3号坑门口跑过去。每个坑都有前门,后门,于是他俩一人跑一个,找了好久,才终于把孩子找到。哎,吓死人了!找到孩子时,看到孩子满头大汗,也是有点害怕的样子,而他和她也是满头大汗,又急又累。这时他想起在站台、在景区看到的一些大人用小弹簧链子把自己的一只手腕与孩子的一只手腕互联在一起的场景,那真是太有必要了!
3)吃biangbiang面。找到孩子后,逛完了景点,便在出口处先归还租用的电子导览仪,然后朝出口外面的纪念物、小吃一条街走去。在往下走最左边第一家面馆吃了个饭,孩子点了一个招牌饭biangbiang面,他和她则各点了一份凉皮。biangbiang面的碗简直了,就是一个小盆,可是里面装的面却少之又少,似乎连底都没盖完;他与她点的凉皮呢,也简直了,那碗与其说是碗,倒不如说是个圆形而中间略底的烟灰缸,只装了一点点儿。而这饭菜的价格,却高出平常的一倍——看来,这景区的餐饮,还在份量上真是点到为止,而在价格上却是翻番啊!吃过饭,买了些纪念品,然后打车直接到飞机场。
4)《一路迥途》应验,飞机晚点2次!或许是昨天看的电影一一应验了,飞机原计划的起飞时间是晚上10点过,接近登机时间的时候,听到入口处广播延迟至晚上11点过。到了11点过时,广播又再次响起“尊敬的旅客朋友,很抱歉通知您:我们的航班因为XXX延误至次日凌晨4点……”这时,他也收到手机短信,他可以办理同意改期,也可能办理退票,于是他回复了“1”。随后,大巴把他们带到将近30分钟里程的一个大酒店入住。

7.12,周一,晴。1)飞机上看日出,令人震撼的云海!凌晨2点过,又把他们如数接回侯机大厅。这次再没放鸽子了,凌晨4点过,登机口终于放行,4点40分他们终于登上了这返乡的飞机。飞机上看日出,飞机上看云彩,是看云海,好壮丽!在飞机上,俯瞰天空大地,没云的时候能看到地面的山川、房屋,而有云的时候能看到云层,有时一层,有时两层,而飞机飞在了第二层之上,快降落时才降至第一层,在穿越云层时能感觉到飞机有明显的抖动,而其他情况下飞机基本都是比较平稳的。此时,他在想,平日里为什么不多抽点儿时间抬个头看个天呢?抬头就是如此美丽、壮阔的风景,怎么能轻易错过呢!“航拍无人机能飞到飞机航行的高度吗?”他想买个航拍无人机去拍那美丽而辽阔的云海。
2)到姐姐家了。6点43,机到GY,直接打车到他姐姐家。上午9点过,终于平安到达。姐夫,外甥和二外甥女在家,大外甥女在外读书没回来,姐姐今天白班也没在家。时隔两三年了,他发现姐夫的头上已然出现几丝白发,岁月不饶人呢!外甥和二外甥女,个头也高了不少,英雄正少年哈!
3)他与孩子都学会踩平衡车了!吃完饭,时间已是下午8点,他们到小区边上一个广场散步,有人在放低音炮在广场舞,外甥带上平衡车,他和孩子也很感兴趣(其实是不认输),经过外甥的耐心讲解,他和孩子居然也会踩平衡车了,踩上去不掉下来,还能慢慢前行或是转弯——只是不熟练——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也会像外甥一样游刃有余地玩平衡车。(P.S.有两个GY,最前面指位于NX的GY市,此处指位置GZ的GY市)

7.13,周二,晴。姐姐请了一天的假陪他们。经不住姐姐和姐夫的挽留,取消了下午的行程,又在姐姐家玩了一天。这天姐姐还专门请了个假(姐姐这周是白天的班,一个班12个小时),中午,姐姐做的饭,一大家(姐夫、姐姐、二侄女、小侄子、她、孩子、他)吃了个团圆饭。然后,在小区里走走看看,四处转转。下午,姐夫主持弄了个屋顶烧烤,哈哈,姐夫把最近买的低音炮与话筒也带上了,他们在屋顶的空地吃了个烧烤。她随手发了个视频给到家人群,孩子小姑说“呜呜呜,没有我们”,原来孩子小姑上次过来姐姐家玩时,也在屋顶吃过烧烤。边吃烧烤,边K歌。

7.14,周三。1)到家喽!早餐过后,坐上姐夫联系的一辆顺风车,回老家。上午1点的样子,车至家门口,已经一年半没回家了!
2)父母日渐苍老。历经风雨,家的模样看不出多少变化,而父母的模样明显苍老,母亲似乎变更矮小佝偻了,父亲似乎变更瘦了(最近一次体重称得62公斤)。父亲一年到头在家务农,逢集时上街摆摊理发——摆摊理发三十多年了。近些年,农村时兴大棚蔬菜,不时需要雇佣农民工去干活,母亲就随村民们一起经常去大蔬菜大棚里干活——蔬菜大棚离家步行30分钟的距离,同个村,不算太远。他时常让父母不要再出门找活,就在家里种几块田地算了,可是父母却回复说“我们不干活,吃啥?”他说 “每月我寄生活费回来。”父亲说“你那点钱够哦?再说天天干到活身体还健康点。”母亲则说“你爸爸闲不下来。”唉,在他眼里,父母每天的劳动强度并不小,已经超过了六十几岁人的强度了。而且每天天渐亮就起床,天黑才收活路回家做饭和管理圈里养的两头猪和两头牛,等一切完成到吃饭的时候(夏季)已经晚上十一二点了,每天的睡眠时长大概6小时——严重不足。因为快到家时,在车上给家人打过电话告之了预计到达时间,所以一下车,父亲、母亲还有个妹妹都在家等着他们。走进屋子(安放炉子的那间屋,农村人家的“客厅”),看到墙壁变成白色的了,以前只在跟妹妹手机视频聊天时候看过,是妹妹给陈旧泛黑的砖墙墙壁贴上了一层壁纸。
3)父母满面笑容。看到儿子儿媳还有孙子归来,父母脸上满是笑容,他叫孩子过去跟公和太打招呼,孩子很听话地跑过了去抱了一下公和太。他和她则问爸妈身体是否健康,最近田地上的活是啥。
4)晚菜炖鱼。晚菜是父亲准备的鱼,妹妹煮的。

7.15,周四,晴。1)贴壁纸装电视。先和妹妹用以前剩下的壁纸把另一面墙贴好,然后把从姐姐家搬来的液晶电视壁挂在了客厅(安放炉子的那间屋)。因为姐夫一听爸妈说家里那台电视(是姐姐结婚时给姐姐买的)用了二十多年了,坏了几次,最近又坏了,就想把在用的给爸爸送过来;还有个原因就是姐夫搬了新家,客厅宽敞了许多,也准备换个更大一些的电视。要不是第二个原因,作为小舅子,他是不同意搬过来给爸妈用的,因为,毕竟,姐夫一家家境也比较困难,两个大人三个孩子,相比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不知每年要多操多少心。接上卫星接收天线和电源线,电视画面出来了,哈哈,赶紧微信视频给姐夫说了,只是姐夫说电视的摇控器是坏的,他想哪天上街配上一个估计能用吧。这天,他的主要时间用来壁挂电视了,而她呢,则用来洗涤衣物了。
2)晚菜炖猪脚。晚饭吃的父亲上个赶场天专门买的炖猪脚,妹妹炖的。

7.16,周五,晴。1)小侄女YY(以下称YY2)找孩子YY(以下称YY1)玩来了。早上起来,发现客厅炉子边上坐着一个小女孩,看了一下,应该是小侄女YY2。过来一问,还真是。回想头天下午,堂兄过来提到了有空让YY1过来玩的事。与YY2打招呼后,YY2说:“听说YY1哥哥成绩很厉害,我家爸爸说让我过来跟YY1哥哥交流学习。”通过交谈他发现,YY2三年级刚毕业九月份升四年级,所在班级有学生56人,YY2排名经常在二三名左右,而且还是个副班长兼体育委员,看来在学校混得还不错。而他的YY1,所在班级学生数也差不多,在班上的排名也在三四名左右——略低于YY2。看来,YY2得加油比学超超了。
2)陪着孩子们画画。今天,他陪着孩子们(YY2,YY1,JJ)用妹妹以前绘画剩下的颜料和画纸在大门前阳台上画画。YY2画了3幅,YY1,JJ和他各画了1幅。画画过程中,他体会到一种叫作“灵感”的东西,也看到了一种叫作“现实”的东西,还体会到了一种叫作“误差”的遗憾。画画一定要有灵感,但是不一定都能在画笔下得到完美的呈现,所以最后成形的作品一定是有或多或少的遗憾。对于此,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未完待续的“忧美”。画画中途,他与父亲去离家大约3里远的一块地里割猪草,是一亲戚的辣椒地,里面长着茂密的油菜(上一季种的是油菜),而这位亲戚看辣椒长得不太好准备犁了改种其它农作物。割完,担了两担回家,刚开始感觉还轻,可没走多远,就感觉肩膀疼痛难忍,毕竟是没干过农活的“上班族”。但是,这么重的担子,父亲可是一直在担。哦,对了,今天和父亲去割猪草,担完第一挑再返回地里时他把孩子也叫上了,孩子也在地里折腾了一会儿,回家时,他让孩子背那个背兜——也“班门弄虎”地想让孩子体会一下农民的辛苦。
3)两种性格的孩子。这天,还有件有趣的事儿,早上起床时,听到客厅有人而且是YY2,YY1就呆在楼上迟迟不肯下来。后来背猪草回家,走到院坝边上看到YY2也在院坝边上YY1也不想回来“我不想回家了”。因为YY1,YY2都在用他妹妹的颜料画画(都是他妹妹的徒弟),他就去给YY1说“YY2是你的堂妹,也是你的小师妹,你咋不愿去一起玩呢?”YY2说“你先走,我一会儿来。”后来,YY2想用他的苹果电脑玩游戏,问他“伯伯,这游戏怎么玩呢?这电脑怎么跟我家里那个不一样?”他一想,“咦,让YY2和YY1一起玩的机会来了”,于是大喊起来“YY1,快过来,你妹妹不会玩游戏,帮她说一起……”哈哈,后来,就听见这两个小家伙一起爬在放在床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跟前,开始相互交谈起来。
4)署名环节有点不愉快。在大家都画完画之后,YY2端着自己的画“娘娘(读一声),帮我评评,哪上画得好?”后来,他还把大家的画都一块挂在院坝边上的晾衣杆上,俨然一场画展。只是,在为画署名环节,他让YY2也帮着JJ署名——让JJ很不开心,JJ对YY2说“你怎么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在我的画上乱画呢?”后来,他给JJ解释说“不能怪YY2,要怪就怪你舅爷吧,对不起哈。”好在这署名只在空白部分,容易还原为背景色。经过这事,他突然想到,绘画原来也跟文字作品拥有版权一样,创作者的署名权也应该是受保护的。被侄女不高兴他也是活该,这点版权意识都没有,:(。
5)挂蚊帐。今天,还挂好两个蚊帐,一个是她和孩子的,一个是侄女JJ的,毕竟白天JJ让看的手臂好多个被蚊子咬的印痕,好恐怖的样子。(P.S. 他孩子名字拼音首字母y,他侄女名字拼音首字母也是y)

7.17,周六,晴。1)安装电子钢琴。今天本计划给客厅做个简易沙发,后来安装完与乒乓球桌一起物流回家的电子钢琴后,又与她一起用斧头、夹钳、柴刀折包装木条上的钉子,等拆完天都快黑了,就没顾得上安装乒乓球桌和做简易沙发了。不过,两人一起坐在大门口,一边聊天一边拆钉子,感觉活儿也不多也不烦。
2)计划“没收”父母的镰刀与锄头,让父母入城居住。今天他与她,还有他妹妹三人,一起做爸妈的脱离农村田地一起入城镇居住养老的思想工作。感觉好吃力,妈妈倒是容易说服,而爸爸好犟,太难说服了。两位老人都年过六十,还守在农村老家,还天天做繁重的农活:农忙时节,你妈一起在家种地;农闲时节,爸爸主要是在家照看圈里的牛和猪,妈妈则每天到村里的蔬菜大棚里去打零工,通常由爸爸开三座的三轮电瓶车送接——反正一句,每天爸妈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忙忙碌碌、风风火火的。况且,他家居住的这片山的五户人家近些年陆陆续续地搬走成空屋,如今也只剩下他这孤零零的一家了。当然,搬走的人家,田地也并未仍其荒芜,而是自己抽空回来种种好再回城镇,或是直接扔给同村的亲戚来耕种。(据说现在村集体不允许农民闲置田地,种啥都行,不允许荒芜)关于他爸妈与她爸妈这四位老人,在住房的问题上,他与她经常无可奈何地笑“一对爸妈总喜欢守在老家说农村房子住着舒服、空气也好,哪儿都不愿去,买好房让入城镇都不愿意;另一对则是在城镇买好房却不安份守纪地住下来,总还想到更大的城市去闯,说大城市赚大钱机会更多。”唉,真的是故土难离?他看不是,是担心跟儿子、儿媳一起生活城镇楼房这么一个比农村房屋一下小了好多的房间容易产生矛盾?也不是,如果当前入城镇,爸妈与大学刚毕业的妹妹一起住,在城市里妹妹也比在村镇县里好找工作吧,相当于把家从村里搬到市里,而他与她还有孩子目前仍在外地工作和上学,也并没有实质性介入他爸妈的生活,所以爸妈这个顾虑应该是不存在的。难道是担心女儿尚且待业儿子与儿媳的经济压力过大?从跟爸爸的讨论来看,好像是的。不过,现在如果双职工在普通城市里买房,即使贷款一般四五年(最多十年)吧就能还清,经济压力也不怎么大。而爸妈则已经(63,64)超过退休年龄好几年了,为什么不在银行的支持下扔掉镰刀和锄头享几年清福呢?现在家中,只剩下他与她,还有个大学刚毕业待业的妹妹标准的成年人了,其实这决定以讨论的方式让父母知道就行了,对吧。

小结:本周有三天半时间是在老家度过的,感觉老家(南方)满山遍野绿油油的,长满了庄稼或是林木,成天都能看到飞鸟、鱼、虫、蜻蜓、蝴蝶等,成天都能听到鸡、布谷鸟、吹米虫等的鸣叫声,让人感觉突然间进入了一个微型动物园或是微型原始森林。盛夏的南方,乡村的田间地头,用天然氧吧来形容一点不过分。感觉父母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活儿,每天做饭都很简单吃饭都很仓促,感觉父母的吃饭是在为干活做的准备,而不是干活是在为吃饭做准备。有些颠倒思维,其实并不利于身体的保养与精神的舒展,他想要帮助爸妈做些改变。

22 thoughts on “859.第28周记:7.11-7.17”

  1. 父母早几年就和我们在城里住,偶尔回家种菜和收菜,但是没住在一个屋檐下,只是在同一个小区。我们每天去父母家里吃饭,回自己家住、辅导孩子作业,孩子假期父母也可以帮忙照料,这样还挺好的,婆媳矛盾也小,省心 :mrgreen:

    1. 满满一大段,感觉前面都是铺垫,倒数第二句(婆媳矛盾也小)才是关键,嘿嘿!

    1. 普通上班族到农村度假而已,并没多少农活,也觉得每天每个人都在不停在转动着,忙碌着。

  2. 一年半不回老家了,应该多多驻留。老年人习惯了乡下的生活,一般不愿意去城里的,别说你老家和新家隔着山远水远,我家城里乡下才六七公里,父母都不愿意住城里。

  3. 看来王老师的假期很是充实。
    我爸也只喜欢在乡下,不过我乡下和我现在居住的县城就二十公里路,近得很。 :mrgree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