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挣扎出的希望

12月8号,星期二,再次师培中心,重交结题报告,发现堆在杨主任办公室墙角桌上的课题档案袋一下子比上周五多了许多,有的课题资料还把档案袋都快撑爆了,看来,还真有人在课题上费了不少功夫,看来,自己的课题别说获奖了,在(一等、二等、三等、结题、不予结题)5个等次中,能拿个“结题”都算是谢天谢地了。

回到家里,整理电脑文件,发现“结题基本条件”一共有五条,最后一条是“在公开学术刊物上已发表论文,且注明‘宁夏第五届基础教育教学课题研究成果’字样及课题编号。”而近2年来,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结题的这些基本条件,看来“不予结题”的可能性更大。

由此,想到需要发表论文的另一件事情,评职称,于是开始着手“买论文”的事儿。从12月9日开始,至12月17日,9天时间里,从课题结题报告里改出1篇、从以往日志里改出2篇、再从网络资源里伪出4篇,一共完成7篇“论文”。9天7篇论文,连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事有蹊跷,“买”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刊物竟然还有上半年的版面,原因是受到“疫情”的影响上半年没有收稿。于是乎,从课题结题报告里改出的那篇,就系到了这根救命稻草上了。看来,“结题”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19 thoughts on “疫情,挣扎出的希望”

    1. 吃过亏了,才懂。有些利益方面的问题,往往是人们不愿谈及的话题。

  1. 真不容易啊。
    不过王老师9天出7篇论文也实属NB,可最后只能说是有希望。那如果要拿一等奖,付出的不就更多更多?不敢想象

    1. 记得有人说过,《格言英语通》也有提及,未到手的往往是心里最美好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