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归档2005(9)

1.诗人依然是平民
2005-1-1

    有个人在写不完自己心情的时候
    指着别人的鼻子叫好
    国了儿时的一个梦想:诗多美丽
    缔造了一个盲目与乐观
    国了长大后的心情:为一个人付出
    学会了戏虐和自虐

    继续一个方向,一端无谓的爱情
    总是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又因了一时的温柔:暂且渐渐
    一个人思考一个人
    一个人又在为一个人无动于衷
    我不怕行文的忌讳
    诗歌面临多元,诗人不要被分割
    分割在所难免,诗人仍然是平民

    2005年,《夜郎文学》总第119期

2.想给这个冬天取个名字
2005-1-8

    要不了绚烂的伤口
    于是没有了离去的洒脱
    我是诗人
    崇拜我吧
    诗人不能没有放荡
    诗人就此如你意想中的
    不好理解
    是宿命是大彻大悟——
    还是什么
    经久不忘的仍是这些
    相视而过的日子
    贵阳的四爸叫你假期
    过去,有零工可做
    于是我知道这个冬天你将不留
    于是我想给这个冬天取个名字
    当我明了缘份如风
    我知道我已无处可去
    当我知道这个冬天你要走
    我知道你的归期遥遥
    当你告诉我后会有期
    我明了缘份如风
    当我明了缘尽缘散
    我在丈量余下的生命
    是该跟谁誓不两立
    都说悲情城市下有霓虹
    雪白的被子才被叠起
    萍水相逢微笑也才清泉般清凉
    荡漾和深不可测
    如果这样可以捕获最初的爱
    我愿意再躺一次
    新都医院观察区的一号病床
    换一个比较好的姿势
    再看你故土的天空
    飞过桂湖水泥厂区烟雾的小鸟是如何坚持爱情
    呼吸蜀国的空气
    能否使我确信通往你心脏的血脉
    就在你的无名指上
    心中还有冰凌,我好冷
    我要不了繁华的街头
    一盒快餐的满足
    于是没有多少可以留恋的角落
    没有了张望的你
    也就没有了后面的季节

3.背上行囊,算是洒脱的诗人
2005-1-24

    你是我的翅膀
    没有了你,我怎么飞翔?
    暮色四合我肝肠寸断。

    守校东区,像守在记忆之湖
    背上行囊,算是洒脱的诗人
    极目四顾尽是红尘
    大漠,草原
    海滩依然如故
    寄托都成了风景
    还有什么不能宁静,爱过如尘

    大腿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小斑点
    原来是腿毛在脱落

    无声无息衰老不折不扣
    成人班已经开学
    进进出出大多形容憔悴
    人啊你怎么就拗不过岁月

    抽烟,望女人纤细的身子
    就像有了双指夹起的私欲
    我计划着来年买地置产搭筑一个小屋
    而且我准会把它布置得扑逆迷离云雨纷纷

4.我们的关系
2005-1-25 

    在食堂你要我送你
    你知道梁送她女朋友了
    于是你要我送你
    可是亲爱的你不是我的女朋友
    我们只是好伙伴
    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好伙伴
    我害怕永远
    永远的都在慢慢地永远下去都没有结果
    你是我的传说
    不是我的最爱最爱只是骗人的谎言
    世界本来就不存在唯一
    据说所有的永远当中有伙伴
    伙伴可是顾此失彼
    而爱人却不能
    伙伴可以逢场作戏
    而爱人却不能
    据说茫茫人海中只有爱情唯一失散
    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
    拼命去追我们的爱情
    如果能在一起
    这样是否就是海枯石烂了
    一生太短,际遇不多
    我要悼念一起超过的日子
    我要记起一些人
    我还要微笑着心碎着慢慢老着
    当不断想起心中的那个女人
    这也是生命中忘不了的东西了

5.像你这样的人
2005-4-1

    听说昨夜风很大,摔疼了叶儿上的露珠
    你为此耿耿于怀
    几日里形容憔悴
    想找个依靠练习独步行走
    或是愿意坐观风的下场
    像你这样的人,大可不必动干戈或仍然在意
    一点内在的自信、骄傲便有了新绿
    一点外表的冷俊、高傲便有了安静
    作为一个萍水里的朋友
    我们更像是匆匆过客
    各有各的宿命
    时间太快,没有太多的人感到你的漠然
    无情和无助——
    过去已过去,现在还是现在
    未来依然还是未来
    若是止有回忆与向往或是止多一些回忆与向往
    现在失去意义,现在应该表达生命的全部
    像我这样的人,不会有一个真正的轮回去
    把你仔细打量,听见露珠摔落
    我无意全神贯注像你这样的人

6.像回忆甜蜜的往事,一一陈诉
2005-4-4

    美丽过后,天空还剩下什么
    如果没有鸟虫,是什么在舞蹈你的名字
    一个人的经历在断断续续
    一个人的情感在毫不在意时突然被人问起
    认识你啊,心本无依托
    三年一个断想,四年一个轮回
    零散化雪有炉火的爱人旁也许温暖
    拎二胡有那天的再见
    长久地把你记起,温暖我一辈子
    多年以后,物非人非
    像回忆甜蜜的往事,这个电话里的只言片语
    期待一一陈诉,久久飘香,久久心疼

7.不要再孤独是我的脚步
2005-4-5

    放手
    让他去吧
    当他终于把握不住他的方向
    他比谁都现实
    随缘
    让爱走吧
    当爱经历风雨
    它比谁都美丽
    心儿
    继续痛吧
    痛过之后才有领悟
    “我们的爱若是错误
    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
    爱情已进入永远
    我终于泪流满面
    爱情只是荒芜
    不止有凤凰涅盘的传说
    令我日夜神往期盼
    在时空的尽头
    我一步一步地走
    心一点一点地老去
    我没有好心勾留
    我远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看见梦中的原
    和悠闲的爱情
    就在它离开的时候
    给自己一个方向
    我整个人开始崩溃

8.me
2005-5-3 

    1982年9月生,苗族,一家世代务农。自幼喜欢写画、涂鸦、记录心情。惯用口头禅:“好!”“小打小闹”“小泥鳅翻不起大浪”。高中时加入刚成立的一个校园文学社(草塘中学远山文学社),“校园记者”的殊荣让我欣喜了好一阵子,在《远山》发表了包括《咀嚼往昔》在内的近十余首(篇)习作。
    2002年升学来到黔南师院,很快加入了师院春之声诗协和远方文学社并不断有习作发表。如《一个四季的瞩望》、《‘十字路口’的选择》(黔南日报)、《竖起军魂的校园》(师院报)。同时,也积极活跃于各文学社团(论坛)之间。曾任过《远方》编辑、《春之声》主编及副会长用黔南春之声论坛执行版主等。也是师院大学生经济研究社主要创始人之一。
    2003年5月加入院报记者团;随后,有采访报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发表。
    我认为文学是一艘带有本身色彩的不完美的帆船。萌芽以后,有了自己的意识,意识到文学,意识到我们自己及自己以外的种种,我们便有了自己的想法——俗称的“某某观”。于是,爱情、金钱、权势……一切看来都名正言顺了。而诗歌的走向任向着文学,只是对够得到一些来自文学的对它本身的偏颇的原谅或理解了。于是,在诗歌这条小径上,我越走越深越走亦越迷茫。是幸福的陶醉,是不幸的心灰意冷,是对是错是问心无愧!
    因为联系的存在,任意单词都足以解释整个世界。于是,没有一句所谓的谎言、错话;也包括行动,世界也许本就不该有警察、监狱和军队。因为这些,我的习作里体现多一些的是所谓的判逆。
    以后,希望去体会更多朋友的内心真实的心情,读写倾前。生命本就不轻,我想文学已成为往事,我更愿意花多一些时间去读去思考朋友们写的那些可爱的文字。

9.转载:黔南师院有个无人售报点
2005-5-10

    本报讯  近日,笔者在黔南民族师范学院团结大道发现,大道边摆着一张写有“无人售报”字样的桌子,桌上摆放有报纸和一个纸箱,看到买报的大学生们自觉地把钱放进一个敞开的纸箱里去,然后取一份《gz都市报》拿去。
    这个无人售报的人wyk,管理科学系农林经济管理本科班学生,今年大三。他说设有这个无人售报点的原因有三:一是方便同学们买报;二是为自己挣点生活费;三是自己是学生没有时间卖报。每天售出的报纸有五、六十份,从每天的售报情况来看,售出报纸份数与收到的钱没有多大的差错。  (邰通华)
    原载:2005年5月10日《黔南日报》,总第3995期,第二版“综合新闻”

10.车站广播
2005-7-25

    在路上
    似乎豪迈
    一个人
    似乎悲壮
    人
    终于还是去了
    能带去的都带去了
    行囊满满地来
    又满满地去
    天暗了
    风大了
    海面变成一圈黑线
    一圈巨大的黑线
    沙子承受不住
    两只脚印的延伸
    我终于钻进了望塔
    十余米高的木制了望塔
    任凉凉的风穿过前额的头发
    再从咯咯吱吱晃动的门缝边上穿过
    这是什么,望着大海
    苦难中的船只
    收音机响了
    车站广播响了
    不要再羁旅
    我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