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归档2004(4)

1.转贴
2004-8-2

    面对是什么?
    谁能告诉我。
    一些过去,
    一张笑颜,
    一种内疚。
    或许不该设问,
    会不会流行一种痛?
    相离的人,
    相爱的人。
    相爱的人,
    相离的人。
    有自己的观点,死得所以然。
    死得所以然,有自己的观点。
    刘少坤,柳士申。
    看完《家族利益》第二遍。
    杨瑞,
    看完《玉观音》第二遍。
    总算知道,
    一切都已不再可能。

2.思念让双眼如此明亮
2004-8-29

    曾经是奸丽 凋谢
    需要重新考虑
    或停或留或生生不息
    我的思念接近苍茫
    会不会让双眼如此明亮
    以前只是想象
    “而如今琴声幽幽”
    宿命正在遥远的地方
    东山衬托住了清辉
    终于空中寂里尽散
    三分天下那是后话
    从这里开始忧郁 溘然
    再收获点什么
    如果我全部生命都没有丰收
    如果这已成为往事
    倒不如一个人走

3.在2004年8月30日听见你说
2004-8-30 

    习惯了睡觉靠着被子让被子靠强靠我现在有点后悔我明显发现凌晨六点的空气足以使我感冒于是走出洗手间我立即加了件外衣这使我感觉特别温暖就像情人的手从我发间掠过。
    还有一件使我感觉温暖的事昨晚晚些时候那个电话那些慎怪那些小吃那些声音我无限的柔柔的感动很想借助省略号来表达生命进入岁的第二天是无论如何该有些掂记有些挂念的以后的紧日子以后的平凡以后的返朴归真也许都会去依赖。大家眼里只有智慧闪烁着光芒只有光芒掩饰着寂寞。
    习惯了逆着心情去人海去人海游弋让胸脯平行穿过深海最终抵达生命的末站如是不好请暗示我我会充满感激并再次架构我的骨胳灵魂和望望响箭的指向如是还不好而且没有而且我会去搬来花盆养花去。
    花不会说话只是静静地听我说话我在永无休止地倾诉倾诉我的喜怒哀乐像流水一样具有令人肠胃几乎难以承受的重力的心情倾诉完了畅快了于是对手植的花儿报之一笑充满柔情。
    我习惯了养花。可我对花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其实不需要对她了解是如此的心细那会有很多魔鬼会有很多彼此的并非无端也并非莫名的烦恼这样就能倾诉就好。
    也许某天你没有快乐答案便是结果我能够矜持得如处子般听你倾诉。

4.22岁生日
2004-8-30

    以相同的强度,坚持到明天;以22岁的生命作证,是否至矢不渝。奥运精神:更高、更快、更强,和平、友谊、进步,将进入我的肉体,激活我对生命的珍惜和热爱!
    万物之始,源于简,是为易。一步一步荒芜、错综复杂,理应其自然的历程。于是,需要开辟、需要坚持,坚持最初的简单——直到肉体不再承受。既然相似的辉煌可有不同的抵达方式,则同种抵达方式可能有不同的辉煌——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想与不同的行动和价值评判标准,则他学会理解与思考,自己对生命也万分感激。有人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有人说只要尽力了也就无怨无悔,还有人“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对向往保持着美好的体验。这些看似对人生的解析却也无不闪耀着,幸福的,光泽。
    有人称之为大爱。只有大爱,才是没有预谋。比如大家的体会几乎会过了头的母爱父爱,还有共渡了大半辈子的情爱……这些爱大都经历过风雨沧桑,比较坚固。为了这种爱,有人不惜把青春交付岁月,披星戴月或牵牛走或荷锄归,或惊天地泣鬼神,也或勤为径苦作舟;栉风沐雨、处心积虑、孜孜不倦,这些人是在领悟生命的短暂和准备最后大致相同的归宿。
    此外,还有一种爱。为之耗尽一切仍心不知悔,为它有人愿意改变自己,有人将欲影响别人,也有人去与玉俱焚或乐于疲惫……这种人传闻中的痴情汉子,或离魂倩女,是也。曾,令人感动过也曾令人潸然、幽怨过,却一直没有令人现实过。而今,而今又是什么时代了?人们对生的感恩越来越少,对存的渴望越来越多。
    感情就像闹钟,摁一下就停。心情如同回声经久不绝。爱情又还能走多远,温情又还能延续多久?亲情拥有至高无尚的权力,又谈何论起生命?进入22岁的第一天,不想说什么山盟海誓,以期刻骨铭心,也不想伪装大智大慧出言不逊,我只愿意为爱奋斗。为爱坚持。
    长啸一声,让脚步走出一路辉煌;让手收获一地金色。再平静的江面也会多一点悸动,生命又何曾寂寞?一个瓶一旦装进石头、沙砾与水,又何曾空虚过?有人把人比作一座城,一座欲望之城。并为此而看不见很多拥有。于是他们满脑子都是愤怒,与幽怨——他们并不快乐。至于人倒底与城联系多大,在一个文本上。我一直写到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