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4.第26周记:6.27-7.3

6.27,周日。1)五人去琴行。早上,他和她照例送孩子去琴行,正准备走时,孩子的弟弟醒了,孩子的小姨也起床了,都想一起送孩子到琴行。于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四个人送孩子去琴行。早餐在琴行附近的一家牛肉千层饼店,昨天尝过,味道还真不错,价格也不错——五元一个——附近其他的一些早餐店,饼子价格一般是一元或两元。先买了五个,后来又买了一个,因为他的小侄子在他买回来时,发现只有五个,就问了“我爸爸没饭。”他一想,也不能依着孩子小姨的话了“他很挑食,孩子这个吃不完留给他算了。”饼子有些干,去常去的另一家早餐店买了六杯喝的(豆浆2,小米稀饭3,黑米稀饭1)。孩子只剩下十分钟的早餐时间了,孩子与他弟弟坐在马路边,吃了大半个饼子后,就去旁边的琴行了。他们四人则继续未吃完的早餐。
2)参观工作场所。吃好后,回家,叫上孩子的二姨父,先逛六小(她工作的地方),然后一行五人前往琴行接孩子,接到后逛五中(他工作的地方),最后逛县城最大的一个菜市场“四季鲜农产品综合批发市场”(他们平时买菜的地方)。只是随便逛了狂,也没买个啥——计划午饭还是在外面吃点算了——孩子二姨父他们提的建议,可能是不想再在家里看着他和她忙活了。而且正是夏天,街上凉皮店里凉皮味道确定不错。于是,他们把车停到大巷子边上,步行至小透凉皮总店(昨天到一个分店买了两份)。吃过凉皮,到西门的那家超市逛了逛,买了盒冬枣、两瓶饮料,再无其他。回家后,稍作休息,孩子小姨父他们就收拾行李出门了,他她还有孩子一起送至车站。
3)来亦匆匆增亦匆匆。看着孩子二姨父与二姨一人背个小背包,看着孩子的弟弟穿着白色T恤奔奔跳跳跟在旁边,往车站入口处走去,他在想:这一去,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了?昨天中午来,今天下午走,来亦匆匆,去亦匆匆,何时再相逢?再想想自己的父母,如今已过六十,还剩下几个“十年”呢?按照目前探望兄弟姐妹的频率,一年寒暑假加起来最多两次,而在老家时间每次最多30天,那么当父母到百岁的时候,探望父母的次数是多少呢?陪伴父母的时间能有多少天呢?4×10年×2次=80次。
4)有长假定回老家。所以,往后的日子,只要有稍微长些的假期,比如五一,中秋之类,都尽量回趟老家,探望一下父母亲。而再不能随口一个理由,首先把自己给说服了,在他眼里,再没有什么“未来”,最多的只能是“现在”。晚上八点过的时候,妹妹发来消息,说和同学已在重庆租好房了,他看了下发过来的租房合同也就放心了。毕竟,常言道,父年迈时,长兄为父,哈哈!

6.28,周一。1)在mbp上装Win10。早晨在家,整理了一会电脑文件,然后玩了会儿CS,再然后,准备午饭。下午尝试有Macbookpro的Macos改成Windows,U盘启动镜像安装,尝试了N次,装上了Win10(本来想装Win7,尝试了N次也没成功)。装好Win10后,发现没网卡与声卡驱动。
2)妹妹大学毕业了。傍晚妹妹发微信说刚联系到一个工作,他地图上测了一下,距离租房地点11公里。

6.29,周二。1)mbp改Win10后散热口好烫!早上起来,继续折腾Win10的网卡与声音,在网上找了半天,问题解决,Windows10能正常使用了。但是,又一个问题来了,电脑右前方发烫,散热好像有点问题,或许被网友们说中了“Macos改Windows后,电脑散热会差一点儿”。而在改成Windsows之前,即使是Pro系列的,平时使用时也基本听不到风扇的声音。改成Windsows的出发点是为了玩一款游戏CS,为玩这一个游戏,以后就得忍受较大的噪音,值吗?
2)差点违背了买mac的初衷。再往前回想一下买这个电脑的目的,也只是看看电影和打打文字,如果改为Windows无疑是在违背初衷。
3)恢复masOS。想到这些,他决定把系统恢复为Macos,于是,又是网上各种学习,知道了一个叫“masOS实用工具”的玩意。Macos重装系统方法很简单,准备开机时先把键盘上的control、option、R(有没有command忘记了)这几个键同时摁住,再按开机电源键。屏幕亮了以后,就进入有4个选项的界面,选最后一个磁盘管理,然后照着提示往后进行。后面可以选择连接wifi网络后,在线安装系统——感觉这一点比Windows牛。
4)语音识别为文字,解放了手指。将电脑成功恢复为maCOS后,在安装输入法的时候,他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那就是电脑支持语音输入,在需要输入文字的文本框位置,只需要摁两下control键,就会在文本框边上出现一个小麦克风,然后可以说出文字,电脑根据事先的系统偏好设置将语音转为文本。这也是这个笔记本值得称赞的一个地方。回忆起前个月,用手机QQ/微信聊天框将寒假的读书摘记转为文本存入电脑时,手指头摁住麦克风图标不能松手,而且摁的时间还不能过长(否则不能继续转文本)的情景,觉得这款笔记本到的真是时候,以后可能在语音转文本上助他一臂之力。再想想网上那些功能性的付费软件,比如剪辑图片视频、PDF编辑、语音录入等,也都只是在某种功能上能为人们提供更好的服务。而人们为了临时性使用一种功能,而特意为之付费,往后又几乎再使用不到(无须使用)这一服务——是不是很不值呢?那些软件开发商,则好比从一大片软件的原始丛林,找到一样东西,稍加打磨,再拿来出售。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纠结,是对是错,该称赞还是该抵毁?还是视之若无物,淡然处之算了!世界那么大,又有多少是真正的“关我啥事”?仔细一想,“不关我啥事”的终究是多数,蝴蝶效应被毫无限制地夸大的同时无疑于接近消亡,因为跨越无数事实的事实,其实已经是骨灰的存在,再怎么去评论已经没多少现实意义了。

6.30,周三。这是28、29、30当地三天中考的最后一天,按理说他仍放假在家。可是,学校始终有些人会像在“工作日”一样联系(打扰)他,学校始终有一些事需要他去处理。比如,有某个考生准考证丢了,考生所属班级班主任会找他重新打印一张准考证;七、八年级暑假作业到新华书店了需要他和另两名同事前去搬运;接送考生的车辆需要一张写着类似“三中/①车”的纸牌。

7.1,周四。1)观看100年庆祝大会。早上的大好光阴用来到教职工会议室与同事们一起观看建党100周年庆祝大会直播了。剩下的时间(除中午用餐时间外)一直到傍晚六点,几乎全部用来打印复印试卷了。周三昨自习时,他收到群里通知“7月5-7日进行(七、八年级)期末考试”,按照以往操作,考试前2天必须预留下来印制考试卷,因为老师们能自由打印复印的时间到2号晚自习时止。而考试前,老师们的打印复印往往是相当疯狂的,印务雨点般砸向文印室,文印室只有他一个人,只有两只手。而为了尽快完成交交付,他必须牺牲午休时间,或者是印到很晚的时候。而每每这个时候,其他一些老师往往躺在自家床上午休,或者在客厅与家人一起看着电视……。
2)一个人眼里的世界,不过是一个人的真相。无巧难成书,平日里偶尔开他玩笑“老王,你的工作好清闲!”的人,其实也只是说出了他们“所见”到的真相而已,他们在想“我在清闲的时候,‘你’一定也是清闲的”。以至于,偶尔他会有所愤怒,“哈哈!要不你来试试?”
3)傍晚时分小雨滴滴嗒嗒。下午回家,碰到同事HJ,家都在一个方向,于是各扫一辆小黄车,边走边聊。HJ说想在FM这个小区买套房,他说可以帮着在小区群里问一下。晚上入睡前,群里有个卖房消息,于是他加了好友并推荐给HJ,帮忙这事民就暂告一段落了。哦,对了,一天的阴天,傍晚时候还下起了雨,淅淅沥沥,滴滴嗒嗒下个不停。
4)与ZHT的谈话。今儿还有段值得记下的谈话,“
ZHT:暑假怎么安排?回老家吗?
他:上次过年就没回,这次暑假准备回一趟。
ZHT:上次过年为啥不回?你不是家里独子么?
他:嗯,我是只有一个姐和一个妹,想着路上花费大,还不如把这花费寄给爸妈花去。
ZHT:那意思怎么能一样呢?父母年纪渐渐大了,想经常看到儿女和孩子的想法也就越迫切了。
他:我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ZHT:那怎么能行呢?必须意识到。”
回想起上一次与父母的微信视频聊天,父亲脸上(…修饰语省略)的表情,一直印在他心底。这个暑假,只要没有“疫情”的限制,他无论如何也要回一趟老家,看望年迈的父母,还要逐一探望家乡的亲人。

7.2,周五,晴。到文印室打印教学工作总结、班主任工作总结等的活儿比较多,班级印练习题的相对少了些。1)2小时的生命时长。下午五点过放学后,有个应酬——他收到同部门同事TWS发来的一条消息“还没吃饭吧?你等我下来(用车)拉你,出去吃饭,有人请客。”本次应酬花费生命时长为“2个小时”。对于类似活动,于他而言,一直都仅仅仅是个“应酬”而已,他并非无所企图,只是他的所图并非于此。而且,“2个小时”的生命时长往后他也不想再就这样随便让人支配了。记得在饭局结束往回的车上,TWS说过的一句话“我不会说话,也不太适合这种场合”。仔细思考,这种饭局其实就是东家搭个台子,自己唱戏,希望客人有所吃、有所乐,而客人,也应该里应外合,有票子的给票子,有面子的给面子——别拆台就行。
2)大脑有点不支了。晚自习时,整理了一会明天将印的期末考试卷电子版,感觉大脑有点儿胀痛——下午也没喝酒之类的——九点半就回了——明早排版吧——保命要紧!

7.3,周末。1)清醒的时候写博客。晨起,客厅,放着mbp的桌边,敲下上一天还能从脑海里捞起来的,自以为值得写入博客的一些所见所闻与所思所想。六点十分,准备合上电脑,到校。今天的活,早上主要是期末考试卷的排版印小样儿,下午开印——试卷的印制将持续到明天。
2)上班的时候很尴尬。实际情况是,提前再三群里通知2、3号暂停处室以外的打印复印,结果仍有老师发送个人打印复印资料,希望他照常提供打印复印服务。唉——,反复的通知,为何就有人视而不见呢!碍于面子,也就抽丝拨茧般挤出时间帮着印了。还有个试卷版式调整的问题,每次年级统考试卷的出题老师除个别严格按照学校默认的版式来排好版再交给文印室外,绝大多数对统考试着的排版要求也是视而不见,自己随意排版,或是只将从网上下载的试题换个校名就交到文印室了。或许是他自己的错,一开始就不应该“助人为乐”花费自己休息时间去帮出题老师调整版式,是他惯坏了那部分出题老师,造成的恶果只能由他自己来回收了。本学期预计8号放假,关于版式,关于晚上十点都能收到打印复印任务的消息……关于一系列稍显杂乱的工作程序,暂且就这样吧,因为本学期即将结束,他不想发布更新的文印通知,影响了老师们期盼45天暑假的好心情。待下学期,如果他仍在文印室上班,他一定会整理出一套工作程序,发布在学校微信大群,一定会严格按程序开展文印工作,没有例外。七、八年级考试卷版式调整从早上开始,到下午四点过完成。
3)印年级统考试着,文印室只有一个人在战斗!下午五点,从食堂吃饭回来,他就开印了,一直印到晚上九点过,整整四个小时!印了一半,还有一半留到明早完成,预计明下午的时间用来按考场人数分数试卷。

7 thoughts on “854.第26周记:6.27-7.3”

    1. 七七事变之日,教师们51天的暑假生活正式开始————————————>>>

  1. :grin: 居然会把MacOS换成Windows,这波操作着实让我看不懂。你的强迫症治好了?用林海的方法把ID连起来了》?

    1. 换成Win是想玩CS(只有Win安装包),后来发现发热厉害,噪音也突然大了好多。
      强迫症今天治好了,参照林海分享的方法,把文章ID连起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