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3.第25周记:6.20-6.26

6.20,周日,晴。1)早上送孩子到琴行。周末早上和学校同事们外出参观学习的她还没回来,家里仍是他和孩子两个爷们儿坐阵。早上他送孩子到琴行,然后一个人在琴行附近的小公园闲坐着,观看来来往往强身健体的人们,老的小的,男的女的,懂事的不懂事的,都有。那个小足球场,球门后面深绿色铁丝网,早已被踢出一个大窟窿——看上去惨不忍睹。夏至的清晨,并没有一丝寒意,在公园里,一个半小时过得很快。
2)午饭“黑公公拉面”。十点,接到走出琴行的孩子,往回的方向步行至老车站旁边,进了一家叫作“黑公公拉面”的饭馆,点了两份加肉拉面。拍了张图片,微信发给她——这是他俩互相的一种关心。吃过午饭,他和孩子打了辆TXAI回家。孩子先把在琴行学到的新内容,在钢琴上给他SHOW了一遍,然后各回电脑跟前,开玩。
3)无人机失联了。大好光阴,也不能一直坐在电脑跟前呀!于是,接近正午,他提议带上昨天收到的无人机出去玩,地点五中足球场,孩子满口答应。不过,今天有点儿悲剧,他俩把无人机失联了。先放几次都好好的,看着快飞出操场,就摁下“一键返航”或“关机键”。后来,孩子出于好奇,看着无人机飞在足球场正上空,就一直摁住“上升键”想看倒底能飞多高。后来,有点往足球场外面偏了,“快摁下降键!”他让赶快下降,孩子手指在摇控器上使劲摁着“爸爸!摇控器摁了不管用,失灵了!”孩子着急地喊着。于是,他俩朝足球场边看台跑去,朝围栏外面无人机飞走的方向看去。汗,像只黑色的小鸟,可见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路边、小区、山上……不知会坠落在哪里。于是,父子俩只好相视一笑,计划出校去寻找——当一回神盾特工组成员。在附近方圆一公里,进行了将近两小时的地毯式搜索,最后仍没找着,只好回家。回到家里,翻看最后一次的手机录像,唉,这一次成了最后一次。

6.21,周一,晴。下午陪孩子吃饭。下午放学后,他校门口扫了辆小黄车回家,想把新买的二手Macbook Pro带到办公室,休息时琢磨一下怎么使用。行至三中门口下坡时,发现路上好多一小学生——原来一小也刚放学。于是,他边骑车边看左面人行道上,看能否发现他的宝贝疙瘩。结果,遗憾,经过十字路口,也没发现。于是,继续往前,去那家常去的卖熟玉米棒和烤红薯的店,习惯性地买了几根玉米棒,然后才折回家。他倒是下午四点过在学校食堂吃过饭,可是这几根玉米棒当作她和孩子的晚餐,是有些随便,于是计划到三中门口的餐馆买点油香、凉拌菜之类的,带回家。没想到,车刚到三中门口,他还没来得及下车,“爸爸!爸爸!”就听到孩子在后面追着他大喊!“爸爸!我往上走,看到左边有个人骑着电瓶车,有点像你,我就跑过来找你……你竟然没看见我!我跑了好远,直到看不到你了,我才往回走!”他一看,孩子满头大汗,肯定是背着书包跑着找他累的,“哎,小宝宝,对不起哈!我也往左边看了看,没看见你……”。孩子似乎还有些生气地看着他,他赶紧掏出卫生纸给孩子擦头上的汗。“要不咱们先吃饭,然后再回家?”他看着孩子,“好。”孩子跟着他走进三中门口的餐馆。在一楼找了空位置坐下报,孩子说“爸爸,我要喝饮料!”他想了想,刚才孩子跑着追他也是够累的了,就依了他吧。于是,走到收银柜台,隔着三张桌子问孩子“淘淘,想喝哪种可乐?”孩子调过头来,愣了他一眼。于是,他选了瓶“可口可乐”。回到座位上后,孩子有些生气地说“爸爸,以后在公共场所别叫我小名,好不好啊?”

6.22,周二,晴?一口价拍下三拼com。一天都在屋里干活,似乎没有时间抬头看天。早上、中午、下午的印务都比较多,到了傍晚时分,才稍微有点儿空隙时间。想起昨天叫孩子小名“淘淘”的事,他又点开了一个域名服务商的网站(万网 www.net.cn),尝试着输入关注已久的一个域名(孩子姓名全拼com)。哇!下在“一口价域名售卖中”,票价小四位,他感觉这是能承受的价位,而同个前缀他只有孩子姓名全拼.cn的域名,这次孩子姓名全拼.com看来必须赶紧下手了。接下来的事儿,哈哈,老司机都懂的。2021年6月22日19时07分50秒完成了交易,交割将在15个工作日内完成——一口价一般只需平台处理就行而无需卖家操作——顺利交割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6.23,周三。域名到手了。从早开始,一有空就登录万网查看买入域名交割状态,终于,到了傍晚时候,发现交割成功——至此,孩子三拼姓名全拼com顺利到手,这一认可广泛最广认可度也最高的后缀被他弄到手了,当作备用米——跳转至三声的me。在这无比巨大的虚拟空间里,他坚信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家园”,一个只要站在“法”“德”之内就可以任意吐槽的场所。

6.24,周四。早上只属于九年级。临近考试,教务处又找来一套题,老师们都拿来印——每科都是印整个年级,即包括:语文、数学、英语、理科综合(物理、化学)、文科综合(政治、历史),一套就是十张左右,光印就得半天。所以在周三晚自习,得知毕业典礼由原计划的周六早晨提前到周五早晨后,他随即在学校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文印室:明早暂停七、八年级的班级打印。”

6.25,周五。1)早上九年级毕业典礼。他虽在九年级年级组签到,但是自从三年前给九年级带代半年转为完完全全的“教辅后勤”人员后,几乎所有年级组的事情都再与他无关。看着曾经幼稚的面孔慢慢变得成熟,弱小的身体已经渐渐高大,最后一次整齐地按班级拍合影留念,再整个年级在操场上集合……他选择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有印务就动起来辗转在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纸堆、工作台之间,没印务就坐下来读点博友们最新排列组合出来的文字段落。“世界很大,不用去想,不用去看,因为,好多东西已经与你无关。”他想起在博客里一些博友的抱怨“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偶尔他也用这句话来反问自己。然后,再用给博友的回复“人的喜欢的标准也是随波逐流,会时常变化的,不然哪来的三分钟热情?”来回答自己、安慰自己。
2)“老师,我们咔一个呗?”吃过早餐,从食堂经过操场回文印室的时候,碰到三、四班的三名学生(曾经带过他们两个班一个月的英语),被拦下邀请用他们自带的手机合个影,他的思绪被打断,他的遗憾被填补,尽管只是十分偶然的一遇。如果他不去食堂,如果他不经过操场,如果他没有遇见……世界哪来那么多的“如果”?一切都是缘。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也或许是对“七分天注定,三分靠打拼”这一真相的善良掩饰,像谎言一样,主要是用来麻痹人们的,让人们感受不到疼痛,或是看不到黑暗。
3)给她买生日蛋糕。今天周五,下午四点二十五分放学,放学后他按与儿子的约定到街上为她买了一个生日蛋糕和一些甜品、饮料、水果、烤肉等,准备给她一个惊喜。
4)父亲让交二十块话费。下午六点三十二分,他接到父亲的微信视频,父亲在房子边上的一块地里割猪草,那面也是大太阳的样子,父亲告诉他说“xk,手机没话费了,你跟我交个二十块钱的话费哈!”似火娇阳之下,父亲的脸上尽显沧桑,他看到了一种“空巢老人”特有的眼神,那一刻,他决定要尽快到老家(到市里面)买一套房子——二楼的,依山傍水的,给父母亲住,每个月要按时寄生活费,要让父母亲彻底离开农村、离开田地、离开奔波与劳碌,要让父母亲每天只关心吃饭和在街上、在公园里走走逛逛玩玩乐乐。和父亲聊了一会儿后,挂了微信,与她再次提及此事,她不太赞成,认为父母亲不会同意的“你看,刚才你提及去市里买房时,爸爸态度坚决很不同意的‘你买了我也不会去的’。”而他却认为,他同只要把房子买下,父亲一定会同意的,知儿莫如父,知父莫如儿呢!难道不是么?
5)生日晚会被搞砸了!下午放学后,他先整理家务,把乒乓球桌腾出一半来,准备傍晚放生日蛋糕。五点过些,儿子也放学回来了。然后,下午六点至八点之间,不时有人敲门,都是儿子过去开门,外面似乎来了个什么人——凭以往经验,他猜测肯定是儿子的同学ZYQ。晚上八点过,他们一家三口,写作业的写作业,玩电脑的玩电脑,整理家务的整理家务,忙得不亦乐乎——因为明天儿子的小姨一家三口就来了,家里再怎么得收拾得整洁一些。又有人在敲门,这次儿子放进来了,果然是ZYQ。他们在家里玩了一会,儿子提出出门去玩,他想着马上就要给她过生日了,把“客人”送走不太合适。于是,他说“咱们先吃蛋糕吧?然后再出去玩。”可是在家里他没找着点生日蜡烛的打火机,“要不我到小区门口买一个吧,很快就回来!”他推出自行车,准备出门时,孩子跑在了前面“爸爸,我去买!”他想,那就带孩子一起去吧。孩子走步行的楼梯,他把自行车推进电梯,在电梯刚到一层时,他猛然想起“我昨天不是把办公室那个打火机放到衣服口袋里带回家了吧?”于是,他又把电梯摁到了三层,回屋。然后,朝着窗外想把儿子叫回来。儿子带了手机,打电话,没打通。正想再出去找一次时,ZYQ主动请缨“我去找吧!”他想着,这也有助于培养良好的同学关系,也就同意了。结果,ZYQ回来了,儿子还没回来。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打通孩子的电话。又又过了一会儿,儿子回来了,满头大汗,十分愤怒的样子“我在小区另一个门的商店等了你们好久,你们都没来!”“我不是电话里说了嘛,电梯刚到一楼就想起家里有个打火机……”他再怎么解释也无济于事,儿子经过客厅,把自己关在卧室,仍在生气。他和她好劝怠劝都不管用,后来他也生气了,吼了几声,然后子才闷闷不乐地走出来,斜着拉长了N倍的脸,接过他妈妈分给的蛋糕。儿子右手拿着小勺,捣了又捣,却始终没吃进一口;他和她,还有ZYQ倒是很快吃完。然后,她安顿ZYQ先回家。
6)儿子在学校过得不太开心。送走ZYQ后,孩子终于大声哭出来了,“你们都不找我,都不关心我,你们就对ZYQ那么好!尤其是妈妈,你好虚伪!”在耐心安抚儿子的过程中,得知儿子在学校、在班上经常被人欺负(不尊重),比如:被人拿着玩具枪指着头,又如别人拿着小铅笔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吓唬他,再如自己卧室床边墙壁贴的奖状被别人撕下……。原来孩子在学校过得并不快乐,原来做父母亲的,他们已经失职了。一联想到他自己在学校的遭遇,他顿时回想起一位老同事的话:“老王,老HH的饭你可以吃,但是老HH的话你不能信。”看来,往后,他们得有所行动了。

6.26,周末。1)早上收拾家务。早上起来,趁着家人还没起床的安静,他坐到客厅的一台电脑跟前,继续整理周记。今天还是儿子小姨一家预期到达的日子,家里还没收拾好,看来就是忙碌的一个早上了!早上先送孩子去琴行,然后,回家收拾了会儿家务。快到接孩子的时候,装了两大包不用的衣服,暂时穿不上,又舍不得扔,准备寄回老家。
2)孩子小姨一家玩来了。于是,接上孩子,他们便绕道去邮局……正在填运单时,她收到小姨消息了“我们到了,微信里发了个定位”。匆忙办好衣物寄出手续,他们三人才赶过去接人。接到人,回家,孩子小姨夫带着两个孩子开车街上逛了一圈,回来时,孩子们手上提着好多好吃的,燕麦片、早餐奶、加多宝、西瓜、米花粮等。此时此刻,两小家组合成一大家,围坐在乒乓球四周,互相家长里短。从2010年至2021年,中间2018年见过一次,这是第二次,十年两次,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兄弟姐妹之间,十年见面一两次,与父母之间呢,唉——。下午一点过,他们到汉民巷子聚了个餐,没吃完的打包,傍晚时她煮了些米饭,再把菜热了一下——晚饭成了。有意思的是,在吃饭时,他的小侄子刚尝了一口菜,就冒出一句话:“二姨做的菜,味道跟饭馆的一模一样!”小侄子的妈妈问:“那好吃吗?”小侄子想都没想地回答:“真好吃!”。想来,聚餐时,两个小家伙早早吃完就饭馆门口玩去了,没看见他们把剩菜打包。下午,孩子陪着弟弟玩电脑游戏、手机游戏,还算个称职的哥哥。晚饭后,夜幕降临,街灯渐亮,他们一行六人到小区附近的西湖公园散步,聊家常。晚风轻拂,十分凉爽,难得!

33 thoughts on “853.第25周记:6.20-6.26”

  1. 前段时间注册了一个老婆名字.我爱你的中文域名,还没顾上准备把过去的一些往事记录进去,在结婚10年纪念日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2. 遥控应该是2.4GH的信号,上百米应该没有问题呀。可怜的无人机,只有等它飞累了,没电了,再顺着方向去找找看。想起了以前给我儿子买的小黄人掌上飞行的玩具,他兴冲冲地下楼玩第一次,就直接飞走了。好多年了,有时候还在说起。

    1. 一般来说干扰很大,飞二三十米估计都很勉强,毕竟是玩具。飞丢了都没啥,就怕砸到车,砸到人就麻烦了。

      1. “砸到车,砸到人”这是最应该警惕的,
        话说这无人机能买意外伤害保险吗?

  3. 放飞无人机,估计被人捡了…
    关注已的,少了个字..
    话说我的名字com之前记得有人注册了,去年随手查了下居然没人用了..
    我也没要。

    1. 秦大叔说得好,别遇着车、砸着人就万幸了。
      “久”,补上了,楼上真细心。
      全拼的吧,当作后备吧,哪个后缀哪天不能用了也说不清楚。

    1. 三拼吧,还是得看缘分了,与自己不相关的送都不想要(续费太贵,还出不了手),与自己相关的想方设法都想弄到手。

    1. 写博客没有灵感了,所以零零碎碎的就记一点吧,“累并快乐着”总结得好。

    1. 先照实记为日志,有些零乱,确也真实。长大了,才慢慢体会到小时候语文课本里“奔波”一词的含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