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3.2021,重回归途!

这一年,文印室,接收文件,电子的或纸质的,直接打印就送油印机上,或先排版,或先复印、裁剪,或先扫描、PS、打印,最后送油印机上——这就是制版;接下来,哐当、哐当,哐当,机器有规律的噪音里,纸片一张一张堆叠在出纸口。

疯狂工作

这一年,周一至周五,有时候还有周天晚上,有规律地出现在电脑跟前,十根手指熟悉地敲击着键盘,Ctrl+A,Ctrl+D,Ctrl+S,Ctrl+P,Enter,右手还不时在键盘与鼠标之间来回切换,两根小拇指甚至把键盘上的两个“Ctrl”都摁坏了;而这肉身,则在电脑、打印机、油印机、工作台、纸张……电脑之间来回穿梭,从早上七点开始,闲的时候到下午五点结束,一般忙的时候到晚上六七点结束,特别忙的时候甚至会到晚上十一点才结束,尽快完成每一笔印务并即时告之交印人领取,他只想着要努力缩短别人等待的时间,尽力满足别人打印复印的需求,美化自己“为人民(币)服务”的形象。

忽略了家庭

这一年,坚持一些高大尚的东西,到了奋不顾身的地步,作息没规律,饮食没规律,大约七成清醒着的时间,都被卖出去了,通常月底倒也能按时结账;剩下三成的时间,主要分布在早上起床后,和傍晚回家后,这也是每天几乎唯一的能够与家人相处的两小段光阴。每天大好光阴呢?毫无疑问,几乎全部投放到工作上去了——如果是学生的话,基本都被绑架在课桌上了,如果是医生的话,可能多数都分到了诊室里面,如果……。他在为许多人的美好生活而立足某个岗位忙碌着,别人亦是,大家都在相互地,互为映衬,互为依靠,本不应该的怨言,此时,憋着着实难受。像每次用餐后,满足感往往令人晕乎乎的,昏昏欲睡的样子,这是“进口”的身体反应;而“出口”呢,往往是令人畅快淋漓的,比如刚出卫生间的时候。所以说,听人言,尤其是听所谓的“好人言”,是个难受的过程,而吐槽,往往都是“发自肺腑”的,未经修饰的,即使不中听,也无不令人感怀。

继续脱发

这一年,头顶的头发继续往下掉,连额头仅有的几根也快掉完了,在单位食堂,埋头往嘴里填充饭菜时,也时常听到经过身旁的人朝着他窃窃私语“看他,光头强”。而他有机会解释的时候,嘴上总是假装很不在意“能更好地进行光合作用”,心里却耿耿于怀“头发再好也不过百年光阴,难道还能活更长?”“咱们最终都会慢慢老去,越到后面,越小差距。”

幸福是什么

这一年,性格依旧内向,文字继续狗屁不通,排列出来的许多文字段落里面,时常弥漫着非常郁闷的气息,消极不已。记得曾经读过的一句话: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做一件自己喜欢的而且也正常能养活自己和家人的事。心是会变的,今天喜欢的事,明天依然喜欢,后天还在喜欢,而第四天呢,就难说了。如果前面的“幸福”是有道理的,那么,我们的用以谋生的“活儿”也不应该是终身唯一的,也应该像四季轮回一样随心而变,法德之内,便不应该再有其他的什么约束。当然,生活给我们的选择还有很多,比如,改变不了“活儿”就改变自己的思想,说服自己,让自己初心不改地一直保持唯一的那个“兴趣”。结果呢,面临生存的压力,和努力改变自己的“兴趣”,哪个更揪心呢?

该不该跟风

这一年,还是跟风“更美好的生活”,还在人为亦为地每日为之拼命;而自己眼里、心里,那最初关于“幸福”的认同,早已在人来人往的嘈杂声里忘记得一干二净了。难道他早已被被融化了?

2020年12月31日,今天,这一个四季更替的最后一天,即将再也不见,成为历史,慢慢在记忆里模糊;2021新年的钟声,即将在两个小时后敲响,希望它能敲醒这颗迷茫的心,重回归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