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申助·鸡毛·博客

  尝试申请资助
小钱看不上,大钱挣不来,犹豫之中,手里的时间缓缓流逝,有的时候,有的人。
学校有个教师“励耕计划”资助名额,TA一想到自己与妻子双职工双份收入有房还有车,也算困难户吗?
一辆挂蓝牌的机动车,一辆四轮电瓶车,一辆女式自行车和一辆儿童自行车,屋里还有个儿童玩具车……。这些“拥有”的数量,相跟学校大多数老师相差无几——请记住,这只是在“数量”上的相差无几。然而,在拥有的“质量”上或许与学校大多数老师有着天壤之别。因为,TA手里最贵的车买价也才三五万,而别人的车可能八九万,还有过十万的。但是,退一步想,如果拿现在的TA跟TA的父辈相比,那TA又是相当“成功”的。对于父辈而言,可能会听到旁人说:“你的儿子真有出息,在县城上班,还买房买车了!”因此,与TA的父辈相比,或者与TA的过去相比,TA是“幸福”的——幸福难道不是“比”出来的,逼出来的,装B装出来的吗?
毫无疑问地,天地混沌,世事云烟,许多事物都难以“定量”,更别提“定性”了,只看数量的行事风格,不大可能依附着更多的人情味(人性)。只看“有”或者“无”就下结论,而将可有可无的“中庸”之道上的事物(可能性)直接越过——以为是光纤啊?难道人们身体里装有CPU和网线吗?如果可以有,想必是皇帝的新装,自欺欺人罢了。
其实,除了上面这些与其他多数老师在数量上相差无几的“拥有”之外,TA还有一项拥有,那就是“病”,TA有“病”,他们都有吗?谁要是羡慕嫉妒恨的话,TA可以立马让出,双手恭送。
昨天下午五点半截止资助名额的申报,也不知道在这截止时间点之前,有多少老师提交了申请,估计也就三五人吧?欲知结果如何,且看学校公示。

欲长一身鸡毛
早上六点刚过,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往地处郊区(县城边上)的学校赶去。在路过图书馆时,看到街上一辆敞厢小货车迎面而来,车厢里放着三层的铁笼,每层有垫板,垫板上满是蛋鸡和(或)肉鸡,看这货车风驰电掣的架势,估计是要送到城西的四季鲜菜市场,或者是要送到哪个机关单位……TA不想太多了,赶路要紧。
东边的太阳还没升起,寒风刺骨,尤其是在这黄土高坡,少了许多郁郁葱葱,严寒酷暑风风雨雨这些牛鬼蛇神的都是一步到位。本学期改骑自行车上下班,是想在工作之外,在不知不觉中,能够隐姓埋名地活动活动身子,锻炼锻炼双脚。此时此刻,在非机动车道上骑着自行车,双脚努力地踩着脚踏板,想早些到达学校,结束这段冰凉的旅程。可是,事常与愿违,慢慢地,TA发现自己的双脚越努力自行车的速度就越快,自行车的速度越快握在车扶手上的手指就越冰凉,额头越加体会到寒风刺骨的滋味了。看来,努力,也不是全天候的,单线的;还得在合适的时空,多维的——否则,得不偿失。
然而,当看到货车厢里的那些鸡,浑身鸡毛,一个挨着一挨,一点也感觉不到冷的模样,TA好生羡慕。心想:穿在自己身上的这几件衣物还花了自己好几百块大洋,到头来还没有“鸡”家一身鸡毛来得实在,要是自己也能长出一身鸡毛,那该有多好啊!炎热了舒展舒展,寒冷了收缩收缩,也就过去了,还不用花一分钱。
农历七月十四,有的人忘记了生日;七月十五日,有的鬼忘记了死期;生死之间,月如玉盘,人鬼情未了。

无自由不博客
一直以为做一个有想法的人,而不是人云亦云的人,始终不是什么天大的坏事。博客,网络日志,记录的是过往和此时时刻的想法,是回忆,是总结,是想法,也是打算。写博客,是一种个人情怀,是心灵以文字形态的刻意流露,为的是让过去获得现在的好感。
看到一些博友列出一年来的已读书目,好长好长的样子,TA也有些尴尬,但转念一想,自己一年到头也没有读到三两本书,却是把博友们的日志逛了个遍,品读这些最最生鲜的文字,其味道难道一点也比不上那些完成于N年前的“著作”吗?
未来,TA仍会将部分闲暇时光用来维护自己的博客(www.wys.me),即便是孤芳自赏也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