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让视界越小越美好

    己身已完美,别眼不尽然。若无好光影,山水亦清寒。

    欲学夸父逐日,让眼里一直有光,却发现并肩者与日俱增,嘈杂声不断,神色慌张。原来眼缝外面的世界,看似风平浪静,实则万马奔腾,红尘滚滚。

    40多亿年了,日月经天,还孜孜不倦地照顾着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这座小岛,而我们普通人,百年人生,也只不过星河里的只鳞片甲,渺小得连跳蚤都算不上。在一个大的时光通道里面,每个生命显得那么的狭窄与渺小,那么的唯一。我们似乎又同时生活在纵横交错的“唯一”里面,生活在人间泥沼里面。偶尔,心情好的时候,彼此间相互吹嘘、打气或是搀扶,一同向前。然而,人与人的物理距离始终存在,像门或城墙一样,硬生生横在那里,斜视着人与人的心理距离,上满是挑衅的表情。于是,所有的交集,似乎机缘巧合值得珍惜,又似乎平淡如水,彼此间,家族外,皆是匆匆过客,南来北往,且各自妖娆。

    醒着,就会不由自主地思考,想在朝九晚五之余,拾起周边的零零碎碎,模仿小孩的样子,设计花园、秋千、沙坡头……,去修筑一座理想中的城堡。还可以把目光一道拉回童年,让目光清澈一些,在自娱自乐的小世界里,自己就是主宰。

    当然,与让自己全身进入美好的环境相比,仅让自己眼里进入美好容易了许多,比如摄影师,举起相机截取别人精彩片段的时候,或许觉得自己已经感受到了世界的精彩——其实只是眼缝里的精彩。眼缝外还有没看到的世界,更大更精彩的世界,却因一个小世界影像的刻意留存而被人为的撇在身后了。人说拍照是一门光影艺术,有角度、背景、光线,可是,要凸出主体。可是,当人、事、物,一切搭配刚刚好的时候,世界已到脚下,自己(主体)最是狂妄自大了。咔擦、咔擦、咔擦,快门声接二连三,也无疑成了其余事物断头时的硬响,一命呜呼!摄影师,一个试图划清美丑边界的职业,一个努力分清主体客体的小人,有人诅咒,也有人祈祷,——美,原来也是如此的狭隘、自私、潦草。

    一张照片,看似美好,通常只有小小一块屏幕大小,而屏幕之外更大更精彩的世界,都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剔除了。或许,我们对难以迄及的大美好,始终心存敬畏,或许,我们已经习惯于手掌能握的小美好,不想被打扰。

4 thoughts on “光影,让视界越小越美好”

  1. 真羡慕你有这些写意的思绪。我脑袋里面每天都是任务,指标,KPI;没完没了的压力

    1. @CcChen:脑袋里的胡思乱想了。一有空就会乱想,除非累倒了,睡着了。大家彼此彼此吧,这年头,正是俺们中流砥柱的时候,扛一家老小的时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