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路口一撞三

    北京时间,2020年5月15日,上午10点45分07秒,hy县四季鲜农产品综合批发市场,发生一起一撞三交通事故,妻车其。
   
    ┣形路口,||(双竖线)出的右线大货车逆向占道停车,卸西瓜;||(双竖线)出的左线小货车正向向右变道;最左前SUV正向,而妻车被夹在其中。突然间,一农用三轮车(以下简称“农三轮”),横载门窗和羊槽,从黄线左压白线(顺向)迎面驶来,刮损SUV左后视镜,刮落小货车车箱铁架,铁架掉落砸向小轿车车头,小轿车左后视镜落地,引擎盖、左车轮上、左门和左立柱四面有变形。此次一撞三交通事故,人员方面万幸无伤亡,物质方面小轿车损坏最严重,其次SUV,再次小货车,而农三轮似乎有金刚不坏之身,几乎毫发无损


    四季鲜市场:妻遭围攻,予报警

    先人观星相,也看占位,遇事须溜现场,于是,上午10点47分,一接妻微信息,我便向学校领导请假,获准后火速前往事故现场……。
    现场已有围观,我妻遭围攻:“你也有责任,你车压了黄线!”“你要多少钱,给个数字!”“我找修车店师傅过来,以把你的车修好为原则……”,云云。我方有妻、父、妹和三岁大的侄女,在场共四人,父年近七十,妹读书甚少,惟妻识几字,但也陷入围攻中而不知所措。见势不妙,我到后先拍照,然后撂下一句:“公了、私了都行,但是必须通知交警到现场并且我们必须到交警队公证!”言罢,11点10分,我立即拨通110报了警。
    然后,气氛稍微缓和。我仔细打量另三方当事人,看看都是哪路神仙:开农三轮的是当地人(*成),1984年生,小我两岁;开小货车的也是当地人,年四十左右;开SUV的小伙最年轻,大约三十;我妻近四十,惟一外地口音


    四季鲜市场:
白帽老头1

    围观中好像群龙有首,一人年约五十左右,头戴白帽,站出来(以下简称“白帽老头1”),一副气势汹汹、打抱不平的样子,仍在如前所述以喊话的音量继续主持着“公道”。
    父虽年长,但大半辈子东西南北四处闯,见识略广,啥世面没见过?父要价1500,白帽老头1说:“农三轮小伙家境困难,能否少赔点?”父言:“小轿车损坏最严重,要价真的很合理,而且前面刚打4S店说仅左后视镜就得1500”。白帽老头1提高音量说:“你们也有责任,你车压了黄线!”,云云。讨价还价仍在继续,争吵开始升级,各讲各的道理,当地人一边人气似乎更旺,有理无理都是一副得势不讲理的样子,而我妻这一方,几乎没一人帮腔——除了从妻所在单位闻讯赶来的与我们同样老家外地的一位同事(*勇)以外。


    四季鲜市场:交警来了

    十分钟左右,交警车到,出勤交警先不言,一下车就拍照,然后才询问四方当事人、查看车辆和暂扣被撞仨的行驶证和驾驶证,至此我们方知驾驶农三轮车的小伙啥证皆无,纯属无证驾驶。交警又询问此前各方的协商情况,有人回复说:“农三轮与SUV、小货车的赔偿已经协商好,只剩下小轿车,小轿车主太难缠了。”(我心想:卧艹,就事论事,一后视镜落地,四个面变形,索赔1500,过分吗?!)农三轮一方,不知为何,仍是人多势众的样子。
    见势不妙,当着交警、另三方当事人和围观群众,我吼出一句:“公了、私了都行,但必须去交警队公证!”。


    hy交警队:白帽老头2

    十一点半,hy县中靖南路(原老汽车站右斜对面),hy交警队,事故处理办公室,出勤交警说:“今天这个事,是直接现钱赔付,还是以主要责任方修好车辆为原则?建议当事人先门外协商,协商不成再进来公办。”
    于是,各方当事人出门到交警队院中(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围观<不相关>群众了),各问修理工,修车多少钱。我问常去店,人要900多元,我手机打的免提,在场人都听见了;而农三轮小伙的叔叔(以下简称“白帽老头2”),突然变脸,不像之前气势汹汹的问话“你要多少钱,给个数字!”那样干脆了,说:“要的钱太多了。”白帽老头2说他以把车修好为原则,不想现钱赔付。我说:“也行。”于是,一起进屋,我告诉出勤交警:“保修或现钱,我都愿意,但有个条件,必须有交警公证”。然交警说:“我建议你们给现钱,双方再没关系。”(交警头转向我)“你想要多少(钱)?”因联系过维修点我便脱口而出:“1000元。”,交警说:“800元,行吗?”我回复说:“行。”交警再问白帽老头2:“你愿出800元吗?”。白帽老头2说:“能少点吗?我这侄子家里有六七个小孩,有点困难。”此时,见那农三轮小伙依偎门旁,略低垂着脑袋的样子,我想了想便说道:“我再退让一步,赔700行吗?”言毕,以为白帽老头2会心存感激,干脆利落赔付了事走人——结果证明是我自己自作多情,想多了!白帽老头2得寸想进尺地用手指头指着我的脸,继续提高音量地说道:“你要的钱还是太多了,你还不如你老婆,我从没见过你这么能rán(当地土话,意为“胡搅蛮缠”)的人!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白帽老头2满脸气势仍然汹汹,绝无妥协的样子说道。


    白帽老头2得寸进尺,我终于火了

    我忍不住发火了,把左手里拿着的手机扔地上,冲着白帽老头2,两手心合拍了几个巴掌道:“看好了,只有两只手掌才能响起来!我一只手掌能响起来吗?不行!我要求赔付700元,并不过分!”白帽老头2声音更大地吼道:“你也不看看你在哪,敢在我面前摔东西……!”年近四十的我,还怕这白帽老头2不成?我说:“起初我要1000元,交警定800元,你说家境困难后我主动减至700元,你还是嫌太多……再这样,再这样,咱们别私了!交交警公办!”


    交警:你(白帽老头2)出去,让当事人进来

    交警见双方指手动脚,越争论越激励,于是指着白帽老头2说:“你出去,让当事人(农三轮车主&驾驶员)进来。”交警直接问当事人:“700元,你给吗?”那小伙不作声,白帽老头2随后进屋,脸上满是仇恨地替他回复说:“成!”。于是,在交警前,下午3点33分,我与那农三轮小伙,完成700元的微信收付款(*成)。而另外两个被撞的车,据当事人说已私下自行协商好——赔SUV500多,赔小货车80多——他们都是当地人,不知赔偿金额是真还是假,我也无心关注。
    至此,hy县四季鲜农产品综合批发市场,一撞三交通事故,终于处理完毕,前后共耗费5个小时,一半天的样子。

    【事后感言:远走他乡无依靠,遇事证据先留好,再110或己上司,求助对象别乱找!

41 thoughts on “┣形路口一撞三”

  1. 白帽老头这种人真心无赖,真心为生活在这个家庭的孩子感到悲哀。长辈是孩子的人生老师。

    1. @小陆花:在人家里,老少倒是很团结的,他们习惯“一致对外”。只是或如小陆花花所言,这种“一致对外”有点不择手段的样子,长者在少者眼里的榜样有点类似“蛮干”。

  2. 图片做得是真好。我也干过类似的事故图,不过我当年做了个gif放博客,更加直观,哈哈!

    1、这事情大货车也是有责任的。而且是主要责任之一。可以联合索赔。
    2、3个面一般1000-1200左右,后视镜150-200,700绝对非常有诚意了。我以前剐蹭,除了自己真的是主要责任认栽外,凡别人有责任,我基本全胜。你主动降价是个好人。我跟4s电话,口气就是我被人撞了,刮得很严重,4s一听生意来了,还不往高里报?
    3、对流氓无产者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报警并且要求无证驾驶的三轮车夫蹲几天号子再说。不肯蹲号子,那么钱拿来。

    1. @Yan:哎,实话。不经一事,难长一智。说的对,看主要责任在谁吧,看对方啥情况吧。欢迎常来哈!

    2. @Yan:对,图中逆向停车的大货车也可以作为索赔对象…
      换作是我把车给修好不要钱,懒得跟他们扯…

      1. @Mr.Chou:考虑大货车的话,事情就复杂些了(似乎交警想简单处理)。我也同意把车修好就行,但我要求有交警作证——交警却说“给现钱好些。”

  3. 应该这样:该赔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如果见人可怜,赔完了再返还一点钱。法是法,理是理,法理不分容易被人得寸进尺。

    1. @纬八路:“如果见人可怜,赔完了再返还一点钱”这个建议不错,我倒是没想到。

    1. @心灵博客:出门了,谁知道会遇上什么事儿呢。能简单处理就简单处理吧。

    1. @Lvtu:找了个熟悉点的修理厂,赔的这钱差不多够了。//我车是宝猫宝狗的,不是宝牛、宝马的呢。

  4. 白帽子都这德性,我是直接公了,全程录像上传。这种白帽子给好脸没必要。

    1. @姜辰:哈哈哈,行车记录仪倒是都录上了,能让就让吧。可能是我自己心胸不够。

  5. 另外,对于MSL来说,你的退让没有意义,最好还是你给他们赔一笔钱,比如精神损失费。

    当然,我这属于偏见,如同我就讨厌两种人,1是种族歧视的人,2是黑人和MSL。

    就像三楼说的一样,对于流氓者,只能更加强硬。

    1. @姜辰:可能是极度的“自信”——自私自利精神在作怪吧!“对于流氓者,只能更加强硬。”这倒是需要我们保持清醒的一种认识。

  6. 要少了。要我我也不要钱。
    现在虽然开放二胎了,好像也没说让生六七个吧?正好有电话,顺便维护一下社会正义,举报一下下吧。

    1. @大致:白说的时候,我也有些惊讶。这兄弟36岁,已经有六七个孩子,我都不太敢相信。算了,好多三不管地带,我们力所不能及…。

    1. @流金岁月:太过认真,可能得罪不少人。图画完,心里释然多了。

    1. @wu先生:Fireworks 我觉得挺容易上手的,能应付一般的作图;缺点是制大图时容易卡死,没有Photoshop好。

    1. @不亦乐乎:没想着去惹,只是不想着站在秤杆之外,去与他们讨论是非对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