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pz餐厅”

    中午饭,“pz餐厅”,三中门右第一个门面,离所居住小区最近的一家餐厅。家里没有食材了,中午,就带着妻子儿子,三个人一起来到“pz餐厅”,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互不将就,各点所爱,妻子点“青拌面”,我点“三鲜面”,儿子点“碎肉拌面”外加“一两鲜牛肉”,16×3+10总共五十八元。吃下来,味道还是不错,量也足,三人美美地吃了一顿。如此点餐,估计店老板还有大厨心里不那么畅快,估计他们会想:“你一家三口,点同一样餐,我们后橱一次出锅,多省事啊,为啥要点不同的呢?”但是,两三年了,对于这家餐厅我们也算老顾客了,而且每次在收银台,也从未见过柜员露不悦的脸色。估计要么是柜员心理素质比较强能压住心头怒火,要么柜员早把一家三口的分别点餐当了作不相干的三位客人的分别点餐,要么真心觉得顾客吃好比什么都重要——顾客是上帝


    海原美味,米饭烩肉

    这家餐厅的面味道实在鲜美,牛肉特别香,青椒红椒大葱等配菜清脆可口。除了面食,还有米饭,我们最喜欢的一道菜是烩肉,是道汤菜,汤里有熟牛肉的切片、萝卜、青菜、木耳等,似乎是炖肉的汤,和着米饭,堪称海原美味了——至少我们这一小家子是这样认为的。其实,烩肉这道菜,海原稍微大些的餐厅里都有,但是,我们把好几家的烩肉都尝了个遍,觉得区别还真不小。除了离现在所居住小区最近的这家外,印象比较深的是老邮局对面那家小餐厅(店名忘了#捂脸)和新人民医院对面的“tf大酒店”。前者是老邮局对面繁华路段的一家小餐厅,二层,它的烩肉油有点重,油辣椒有点多,有点红烧的味道;后者是一家大酒店,记得是参加什么培训学习结束了一起聚的餐,每人一碗烩肉、一碗米饭,另有几盘共用的小菜,拳头大小的白色小圆碗,饭和菜吃完都可以再加。可能因为饭菜都用小碗盛显得有些小家子气的缘故,也可能因为与同事聚餐的“吃饭”跟“抢饭”一样赶时间,总之吃得很快,几乎没心情细嚼慢咽来慢慢体会烩肉的味道了。除了这三家,还有一家,名叫“yl餐厅”,在电影院左侧街旁,离我们以前租住房子(文化馆家属楼)比较近,这家餐厅也有烩肉这道菜,不过,似乎不是主菜,不是后橱的拿手好菜。因为,我偶尔带妻子儿子去点烩肉和米饭的时候,总觉得碗里烩肉片有些不成形,汤的味道也有些平淡,配菜也过于随意。于是,我们在“yl餐厅”点餐的时候,通常点它的拿手好菜,比如炒面、拉面等

    大巧不工,最爱二货
    一般地,我们会以为大酒店里的饭菜味道会更地道、更美味,但实际上的用餐往往带有更多的工作性质,而不是带着轻松愉悦的性质,因此,饭菜在口里的味道就显得有些仓促了。而与家人一起,到小区附近的小餐厅用餐,因为不抢时间,不捧XXX的场,完全是带着与家人开怀畅饮、大吃一顿的心情,即使饭菜味道比大酒店里差一点儿,心里仍是美美的,仍会觉得这家小餐厅饭菜的味道才是最接近顾客的,至少从后橱到餐厅食客的距离来看是这样的,从店小二端上来的还热气腾腾的烩肉来看是这样的。这似乎印证了一种现象,那就是人流如棱的车站、码头、街道餐厅里的饭菜没几家是做好了的,没几家是用心做的,它们赚的钱是一次性的,它们基本不考虑回头客,客人来一次宰一次,能宰一次算一次;而那些开在小区附近的餐厅,它们潜在顾客通常是附近常住居民,它们更关注回头率,因而在饭菜质量上它们是相当用心的。所以,要想尝到一个地方的美味,避开繁华路段商业区,选择一些小区周边的餐厅或许是更好的选择,很二的选择


    “孙子”时候,才最可爱

    
皇上爱长子,百姓爱幺儿。更关心的,前者似乎是面子;而后者似乎是里子。“小心肝”“小可爱”是人们通常对心爱的人的称呼,而几乎没有人称呼XXX为“大心肝”“大可爱”的,为什么呢?当小的长大了,像XXX网盘在小的时候,对会员下载速度没多少限制,速度还跟得上,而一旦当它日益成长壮大以后,它心里考虑得更多的可能不再是会员使用的感受了,而是它自己的利益了。像XXX聊天软件一样,开始时候客户端界面比较简洁,广告位也不多,使用起来很清爽的感觉;而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它膘肥体壮了,而客户端上的广告位、无关聊天的按钮也日益多了起来,像极了肥胖的脸股之上密密麻麻的痣疮,让人恶心到极点。更有甚者,它还在这聊天软件的群体基础上,衍生出了与电话号绑定在一起新的聊天软件,最初时候只能移动端使用,而无法在电脑端使用,后来才勉强推出电脑端——但也必须有移动端授权才能登录——换句话,这款新推出的聊天软件离开手机就无法使用。后者似乎有利于人们即时找到想找到的人,但是对使用软件的人确是有要求的,即没有手机就无法使用,一使用就能即时找到别人,也能即时被别人找到。后者,对个人的隐私(安),是一种不言而喻的泄露(打扰)。这些,也往往为一个逐渐成长壮大的野心家所忽略了。如果一定要在无数网络沟通方式中有所选择,我想我会果断选择E-mail,我会在移动端安装接收软件,别人即时发出E-mail,只要移动端在手,我也能即时查收并回复。我喜欢E-mail的安静与文雅、秀气与历史。

    未来餐厅,二货万岁
    或如一个人的精气神与灵魂,一份餐,一个网盘或一款聊天软件,当它还是“小孩子”(孙子)的时候,它的精气神与灵魂的密度是最大的,人们将它们揣在手心里无不感受到那份责任与沉重;而有朝一日当它的细胞不断裂变当它不断成长壮大,它的精气神与灵魂的密度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小,直至被岁月所唾弃。

28 thoughts on “午饭“pz餐厅””

  1. 都不知道几年没吃批萨了,大概是第一次就花哨的面子实则坚硬难吃的里子伤了心,似乎再也想不起去再吃。偶尔想起,总随不如吃点烧饼就打发的念头一闪而逝。

    1. @行吟游子:pizza的话,外表确实油光满面,五颜六色,但是里面确实不太合一些大人胃口。啥不不加的烧饼,烤饼,外加一盒牛奶也可以凑合一顿。吃过的饼中,印象有点深的是新疆的“馕饼”。

  2. 口味不同的面,面不都是一锅煮吗,然后分别加不同的料,料早就做好了,根本不存在麻烦一说。

        1. @秦大叔:真没见过,“明橱亮灶”这活动去年才兴起吧?以前餐馆后橱基本都是关的好好的,客人见不着。兴起后,也没怎么关心,平常进店就找空桌子落座。

  3. 说起面,我吃的最香的一次是当时干烧烤,晚上老板娘做的凉面,特别香。我感觉香的原因应该很多吧。

    1. @小陆花:民以食为天,食以口为xian;一天到晚,本来已经忙碌,不能亏待了自己。嗯,香的原因,身外的一切也都算吧。

  4. 在麦当劳“得来速”,点了几个汉堡108结账,一家人,一顿饭,在车上解决。不谈口味了,能解决温饱就行。

    1. @CcChen:108,土豪,弄的房车么?“填饱肚子”是百姓口中的一个SEO关键词了。

  5. 没有什么被不被岁月唾弃的,
    存在即是在那个时代的合理。
    只是,“时代”越来越快。
    喜欢你的文字,
    祝好。

    1. @linlinxing:“存在即是在那个时代的合理。 只是,‘时代’越来越快”这句耐人寻味。O(∩_∩)O谢谢,大家好老师真的好。

  6. 一般酒店的饭都不好吃,据说这是行业的特点,说是客人都是去谈工作的,不会让饭菜太好吃。
    如果你们全家都点一样的面条,有一个人很快就不会喜欢在那里吃了,等于失去一家的常客,得不偿失。

    1. @纬八路:“如果你们全家都点一样的面条,有一个人很快就不会喜欢在那里吃了”八路一句话,说的是点餐因个人而异,千万不可将就吧,说得真深入。

  7. 突然让我想起刚出来工作的那段时光,时常去吃兰州拉面、桂林米粉。唉呀,这个点看了王老师这篇文章,肚子饿了,咋办~

    1. @逆时针:哈哈,叫上家人,let’s go.//我的第一碗拉面是在兰州火车门右侧一家小馆子里吃的,味道至今难忘。

  8. 吃饭不一定要到大饭店,真正有灵魂的美食一般都在小街小巷

    E-mail保存的信息我能追溯到2003年,以前发送的信息还有存档慢慢的回忆..现在的即时聊天几乎不可能。

  9. 大酒店的特色菜也挺多,顿顿大酒店吃的话负担不起。小馆子想吃了随时可以去,不用考虑囊中羞涩。

    1. @cfanlost:实话,实惠,大酒店里的消费相当一部分花在了“面子”“排场”上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