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母亲节,爱的交结

    儿时跟前少听话,成年在外多惊吓。若能从头再来过,不用求神去卜卦。——致母亲
爱的交集
我属狗,上有猴姐,下有虎妹,排行老二。母亲亦属狗,我总觉得与母亲更亲,因为我是儿子,还是属相与母亲相同?这年月,哪有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儿,设身处地,自个儿去想吧!
祖祖辈辈出身农村,父亲逢集上街边摆个理发摊收入一二解决了多年的盐巴钱,母亲农闲时节与村民相约附近公路、园林、大棚等处做零工指望劳动变现快一点能及时补贴家用。今儿母亲节,早上给母亲挂了个电话,母亲还是在蔬菜大棚里接的。遥想中学时,寄住街边亲戚家,亲戚会算命,我学会了“甲子”,方知12年一小甲,60年一大甲,于是知道母亲整整大我两轮小甲。如今,我三十八,母亲六十有二,一般而言,这已经是退休后七年的年龄了。可母亲仍在劳动,惯性不减。记得一年春节回家,母亲说:“我知道你和你姐每月愿意寄也有能力给我们寄生活费,但我们还拗(niù)得动,多挣一个你们也松活点儿。”从村里人来看,每天的劳动基本都是不会停的,除非是瘫病在床实在动弹不得,否则一直会劳动到生命的尽头。
上有老,下有小,三代同堂。母亲节,但愿儿女对父母的报答与儿女对父母的报答,两条线之间能有个爱的交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