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垂直的

时光,有轴?人们又为何喜欢用一条直线来表示,起点不知何时,而终点也不知何处。人们能直观感受到的就是一条一头带箭头的直线,以自己为中心,美其名曰“现在”,自己的左边是“过去”,自己的右边是“未来”。人们在这条线上的奔走,自生开始,至死方休。曾经,他也信以为真。

历近40年风雨,慢慢学会装模作样地深入思考,还真发现一些并不值得推敲就能明白的事理:一片土地上的万物生灵,它们之所以能够生息繁衍,最主要的原因是有土壤、阳光和雨露,这些万物生灵它们似乎能够闻到空气的味道,垂直向上,努力挣扎,最终破土而出,成为人们眼里的“生命”。经过若干时月,它们成熟了,被收获了,被消费了,被分解了,又回归土里,如此往复。它们有生命的时候是垂直向上的,而无知觉的时候是垂直朝下的,上升下降,再上升再下降……是一种生也是一种死,垂直往复,这才是生灵本来的面目。

《其实是垂直的》上有10条评论

  1. 时光也是能量的传递。早饭时在想,植物需要粪便作肥料,不外乎里的矿物元素,人又从蔬菜中吸收物质,这就是你吸收我我吸收你,吸来吸去,物质不变,那倒底吸收了什么,想想其实也就是吸收了能量,物质不变,能量交换了。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吸收了能量,人类通过蔬菜吸收植物的能量。时光,其实就是能量的传递。

    1. 物质不变,能量交换,时光可理解为能量的传递——这解释容易令人信服。
      只是能量源于太阳,是怎么回馈于太阳的呢?是至上而下交换一次后就沉入了地下了吧?不然,为什么有人说太阳在变小。

    1. 只是对线条的解释有些疑义,疑义离奥义,还远着呢。

  2. 时间是水平的,意识和感知是垂直的,那么时间和意识感知交织的平面既是存在的意义

    1. 时间,是一个又一个的同心圆,人在其中。时间,也像暖气厂的烟囱冒出的烟,远远望去,能望见的部分永远都是那么高。
      不知人们为什么喜欢两极分化,一定要分出个胜负,分出个主体客体?如同学生考试时的选择题,其实除了通常的A、B、C、D外还应该增加两项,“我不知道”“我不确定”。非好即坏,非黑即白,这种想法的泛滥,其实有违自以为国学的儒家的“中庸”之道。
      夜枫说的对,时光,感知,有了交集,才有意义。否则,与躺尸无异。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