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乡

    一、暴雨
    凌晨四点,噩梦中醒来,发现手在被外,胳膊有些冰冷。
    梦中的我,与妻儿老小在家乡的木屋。天降暴雨,我在木屋西侧偏房砖屋二楼查看雨势。只见雨似瓢泼,冲掉了走廊几处护栏和屋檐一些瓦片,电闪雷鸣,脚尖稍微用力就能感到屋子的震动。
    我赶紧跑回旁边的木屋,冲着在厨房忙碌的妻子大喊“阳阳呢?快叫到木屋!她祖母靠里面的这间最安全!”
    听见我的叫声,孩子从堂屋跑了过来,妻子也到了我身旁“我早就跟你说过‘木屋好,就体现在这关键的一分钟。’”
    我们睡在孩子祖母睡过的这间屋子,半夜冻醒,妻子用被子盖住头,似乎寒流像开足冷气的空调不停地往被子里灌。我起身检查床头电源,发现墙脚网线离放电脑的书桌有些远,于是我挪了挪书桌。
    当我刚把网线接到笔记本电脑,发现电热毯的温度在急剧上升,而奇怪的是电线中的某个开关仍是关闭状态。纳闷时看见有个指示灯和文字迅速闪烁了起来“请立即断电,现在进入短路倒计时……”
    当我用手小心翼翼尝试先关掉床头电器开关,竟然被电了回来,手指发麻,心在颤抖。
    我找来一节T形干木棍,终于将起火的电源扑灭,只剩下黑魆魆的炭末。
    这时,安装在偏房砖屋一头外墙的电表已经自动跳闸。
    我松了一口气,我醒了,凌晨四点十分。

    二、电热毯
    此梦或许跟我恐惧电热毯有关系,跟七年前发生在家乡村子里的一件事情有关系。二零一零年,我在村委会上班。一天,同事告诉我说“一个初中生在校外出租房里死了,一周后才被发现,死在床上……”。
    离奇死亡的是我一个隔了两三代的旁亲弟弟,据说他被发现时是在床睡觉的样子……电热毯开着。
    他的爸爸,我隔了两三代的叔叔,在丧事期间还当众揭开过白色幕布,扒开他的腹背和腿让我们看,那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让我拍照,说一定要调查清楚死亡的具体原因。
    ……
    于是,从那以后,我对电热毯就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三、乡愁
    如今我住的地方,不论哪个季节都远比过去住的地方冷,如果不是暖气房,夜里非得开着电热毯不可。
    心里万分纠结,这差点醒不来的噩梦,过一段时间就会做一次。
    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几回回梦里回故乡,曾是书里老师要求我们背诵的诗句。少年不识愁滋味,总臆想着自己那远走他乡的光景。此时此刻,我开始抱怨儿时的老师“为什么要提前在我心里埋下乡愁的种子?”
    一月一月阴晴圆缺,一个一个梦里故乡。日间的忙碌让我来不及念想,夜里的游荡让我禁不住悲伤!泪湿枕巾,天仍未亮,夜还是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