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人·情绪

    木头人,塑造者往往会赋予它一些感情色彩,参观者也会赋予它一些情绪体验。
    情绪似一口深井,从生物学角度,它并非源自心里。人们手语时,总喜欢用双手在胸前比划“心”的轮廓。相同的活儿,不同的劳动者会有不同的心境。心境似一面天空,放飞的风筝,飞呀飞呀,一旦到达哲学的高度,它就成为了一个人的世界。而食客们,则在优越感中错过了一件事情的起因和经过,直达结果。
    站得高,望得远,心雄志壮,需要表达的内容丰富了,也更善于表达了,而不是行动和倾听。以帅者心态向往着一呼一应、一呼十应、一呼百应的生活——越来越缥缈的生活。阴虚阳实,都慢慢飘起来了,这还是实实在在握在手里的生活吗?
    夸夸其谈,往往是“成功”人士的经验之谈,或许好事者的无稽之谈,只不过战战兢兢地总结自己获得一些成果的方法技巧,抑或是让即时的自己在人们面前看起来有成功范儿。成功范儿是什么?不过一件光鲜亮丽的衣服,人人都有,不同的是,有些人喜欢天天穿在身上,有些人逢年过节时才穿在身上,有些人一直压在箱底。世界的另一面,默默无闻,则是付出大于回报的人们,得不偿失的表情。是方法不当还是能力不够?我想,往往兼而有之,互相拖着后腿(搀扶前行)。
    时光是线性的,生命中的父母子女称谓却在轮回,由此,一些事情习惯性地重复着过去的做法,而缺少了自己对前方的思考。线性的人生,方向、方法、力量是决定能走多好、多远的三大关键词。劳动者饱含希望,付出劳动能回报一些一般等价物以置换生活所需,也希望自己的付出有价值能够帮助到别人,希望别人能好好享用,希望别人过上安稳的生活,少一些烦恼(思考)。于是,有人接受了生活的安排,跟在一种指引后面,吃饱、喝足、睡好、认真学习和工作,安于现状。然而,鲁迅先生说过“不满是向上的车轮”[1],不死就要进取,不死就要走到更好、更远的地方,更接近天堂的地方——而非死气沉沉似地狱的角落。许多上班族喜欢得不得了的星期五,通常被安排成了环岛旅行,带上一家人,回到往日温馨的画面,休憩。星期五,一周里我们能够用来回顾、审视一周行进方向和成败最佳的一个时间缝隙,不是大方向,就是小细节,总有所思。
    大阳一天比一天小,并没有每天一样大,日复一日;岁月天天都在流逝,并没有停在原地,年复一年。风吹过窗台,空气都会有一阵轻微的流动,我们每天的思想和行动,又怎么能原地踏步没有变化呢?求真善美、求更好未来的我们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一些来自高处的声音,一些难思量的问题,风霜之后,会像木头人身上的色彩一样自然脱落。小人物的语气,小世界的认知,只要把注意力更多倾向于自己那口情绪的深井,就可能流向“心”的地方。

    [1]鲁迅.鲁迅杂文精选[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16.4,第8页.

3 thoughts on “木头人·情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