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就是一切

上周,去了趟西安,去看病,因为最近一年来,常觉身体这也不舒服,那也不舒服,心里想着“莫不是得了什么病吧?”当然,这一趟有老婆大人同行,不然,哥们懂的,我一人外出,她可能不放心。

1982年7月至2020年11月,才过“三八线”没几月,形势迫在眉睫。在号称西北第一、全国第五的“西京医院”,在自以为“是”的身体上,越来越多地儿的不舒服,经过医生的望闻问与开单、付费、机检,基本上都是“未见异常”的多,而“建议复查”的少。看来,病,大多是自己率先想象出来的,如果一意孤行继续臆想下去,就可能像空气偶遇了冬夜,时日一长,结冰也是意料中的了。

西安,记得一次乘火车经过其站台时看到过“六朝古都”的[……]

Read more

老天有眼

小张,比较有钱,买一次米吃三年,还经常四处炫耀;小李,穷光蛋一个,自称“月光族”,每月的钱分文不剩。N年后,小张办了某医院VIP贵宾卡,每周可以去作一次全身体验,而且享有优先陪护服务;小李,则换上了老爸留下的马甲,开着老爸留下的小货车在街边候货,偶尔伤风感冒也就回家灌两碗姜汤了事。

为什么呢?有钱的小张能享受到高级的医疗服务,而没钱的小李只能自己用土办法解决?后来呀,听人说:小张第一年吃的是新鲜米,第二年吃的是陈年米,第三年吃的是陈陈年米;而小李因为没钱,因为每月都得上街买米,反而吃到的都是新鲜米——而这个地方的米,再后来有专家S鉴定“由此地生产的水稻得到的大米最佳食用期12个月,超过1[……]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