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2.第30周记:7.25-31

7.25,周日。想吃鸡的时候,鸡自己倒下了。(详见日志861)

7.26,周一。1)一天取了8个快递。感觉现在喜欢网上买东西的人真的是越来越多了,今天统计了一下待收的快递就有8个:姐姐的2个(给爸妈买的吃的),妹妹的2个(也是吃的),她的2个(用的),他的2个(用的)。中午1点过,她开车,他们把妈妈送到蔬菜大棚后,就顺道上了趟街,把这些快递取了回来。2)有点被上当了的感觉。下午,用网上买回的木油给长凳上色。说的是“木油”,可不论怎么看怎么闻都是“油漆”,他有点纳闷了:“卖家为何不直接说是搭配了一小瓶‘颜料桨’的一桶‘透明的油漆’”呢?感觉有点被上当了的感觉。

7.27,周二。1)给[……]

Read more

861.鸡命由鸡

25号下午,他在院坝和用电瓶车刚拖了一车黄瓜到家正在把黄瓜往陶屋里搬的父亲搬黄瓜,她跑了过来“wys,这只鸡怎么躺在地上不动了?”他跟过去一看,原来一只灰色的大母鸡头朝向屋檐水渠侧身躺在厢房当头入院坝的路边。“是不是鸡喝了水渠里的污水中毒了?”她接着问道。他想了想,回复说“难道是几天前刚放入电饭锅水里感觉煮得有点多被妹妹舀出来在碗里放了两晚然后他再晾干了今天倒到路上喂鸡的那大碗略有变味变色的米有毒?”感觉也说不过去,因为昨天也喂了这米,家里的三只鸡吃了都好好的。这时,父亲过来,看了看,指着鸡肚子说“是撑死的,你们看,肚子撑的快有定子(拳头)大了!”他赶紧跑到早上倒米的位置,一看地上只剩下一点儿[……]

Read more

860.第29周记:7.18-7.24

7.18-7.20,周日至周二。1)看房。老家所在乡镇当前每月3号、8号赶场(逢集),5天一场。18号,赶场天,他、她还有妹妹一共仨人,从镇上每人2元搭了公交车到县城几个楼盘售楼部逛了一圈,了解了当前房价,大概在3900左右/平方米,而且除了省会城市以外省内其他市县里均不支持公积金购房(只能现款或商贷)。近两天,他和她一直在商量爸妈农活重和入城居住的问题,他与她有三个预选方案:买在镇上,买在县城,买在市里——妈妈都同意,而且倾向于买在县城;唯独爸爸难以被说服——“哪里都不买,买了我也不去,我就住在农村!”他与她还有妹妹也认真分析过,从受益人多少来看,如果买在镇上和县城受益人是爸妈二人,如果买在[……]

Read more

859.第28周记:7.11-7.17

7.11,周日,晴。1)坐上火车去西安。经过8个多小时火车上的颠簸,早上8点过到达所谓的“十三朝古都——西安”。出站后,发现车站正对面有一座城墙造型的建筑,侧面有一小门,门上写着XXX博物馆入口。车站对面的一块,看起来与印象中的存档有所不同,而且地面也铺了一些凝固并压平的碎石子,看起来很时尚(、西华)(叫现代化?)。考虑到行李中带了许多牛奶,而晚上又不让带进飞机场,想到前晚在GY火车站前等车时在车里看的那个王宝强与徐峥演的电影《人在迥途》,他与孩子决定先解决一半牛奶,于是就在西安火车站前的园林长凳上玩喝牛奶比赛的游戏,他看着孩子说“来,咱们开始喝牛奶,你喝一袋,我就喝两袋。”于是,孩子也傻不溜[……]

Read more

858.第27周记:7.4-7.10,放假了!

7.4,周日。考前忙碌考时轻松。站着数了一天的七、八年级学生期末考试卷,傍晚的时候小腿开始有些疼了。不过,本次考试没有九年级,相对而言复印工作量还是少了好多,感觉压力也没那么大了。毕竟,前面三个年级统考时,试卷的复印、按考场分数,活儿真不轻松。

7.5-6,周一、周二。1)制订文印室工作时间表。这两天,七、八年级学生期末考试。他和同事ZTG、TWS负责试卷的分发、补充与回收。因为通常情况下,年级统考期间,文印室都会事先发布“暂停打印”的通知,所以,考试这两天他的工作是最轻闲的。6号中午,所有考试结束。他抽空准备了一张文印室工作时间表,希望明确下学年文印开门时间等事项,以减轻自己工作压力。[……]

Read more

857.学习笔记:WP文章ID重新排序的方法

前些天看到lhcy.org对博客文章ID进行了重新排序,考虑到自己博客ID越来越大而且并不连贯,看起来好纠结。在几番周折之后,终于顺利地运用两段SQL语句,对博客文章ID进行了重新排序。对WP文章ID重新排序的方法如下:
1)先禁止文章自动保存与修订版本,方法是安装并启用这个插件:Super Switch。
检查占用ID的地方:日志、文章分类、附件、友链等。
2)删除修订版本、草稿、垃圾等占用的ID行,删除SQL语句网上找(不多的话可以在SQL里手动删除)。
3)进入数据库,打开表wp_posts,记下ID的数量(比如有363行,共363个ID),从页面全部复制到Excel中处理(他比[……]

Read more

856.向生而死

一只黑色的苍蝇,不知怎么飞进了一间只有一扇门和一扇窗的屋子。后来,它一直朝着窗户玻璃不停地起飞、碰撞、降落,它可能发现了外面的光亮,才不停地向着光亮努力。一天,两天,三天……它孜孜不倦、锲而不舍,因为书上说“努力,就一定能成功!”“向着阳光,一定能感受到温暖!”一周过去了,再次走近窗户,发现好几只苍蝇横七竖八地躺在窗台上,一动不动。[……]

Read more

854.第26周记:6.27-7.3

6.27,周日。1)五人去琴行。早上,他和她照例送孩子去琴行,正准备走时,孩子的弟弟醒了,孩子的小姨也起床了,都想一起送孩子到琴行。于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四个人送孩子去琴行。早餐在琴行附近的一家牛肉千层饼店,昨天尝过,味道还真不错,价格也不错——五元一个——附近其他的一些早餐店,饼子价格一般是一元或两元。先买了五个,后来又买了一个,因为他的小侄子在他买回来时,发现只有五个,就问了“我爸爸没饭。”他一想,也不能依着孩子小姨的话了“他很挑食,孩子这个吃不完留给他算了。”饼子有些干,去常去的另一家早餐店买了六杯喝的(豆浆2,小米稀饭3,黑米稀饭1)。孩子只剩下十分钟的早餐时间了,孩子与他弟弟坐在马路边[……]

Read more

853.第25周记:6.20-6.26

6.20,周日,晴。1)早上送孩子到琴行。周末早上和学校同事们外出参观学习的她还没回来,家里仍是他和孩子两个爷们儿坐阵。早上他送孩子到琴行,然后一个人在琴行附近的小公园闲坐着,观看来来往往强身健体的人们,老的小的,男的女的,懂事的不懂事的,都有。那个小足球场,球门后面深绿色铁丝网,早已被踢出一个大窟窿——看上去惨不忍睹。夏至的清晨,并没有一丝寒意,在公园里,一个半小时过得很快。
2)午饭“黑公公拉面”。十点,接到走出琴行的孩子,往回的方向步行至老车站旁边,进了一家叫作“黑公公拉面”的饭馆,点了两份加肉拉面。拍了张图片,微信发给她——这是他俩互相的一种关心。吃过午饭,他和孩子打了辆TXAI回家[……]

Read more